【解放日报】她已发现抗新冠病毒、抗艾滋病等十余个候选新藥,其中7个进入临床研究

  做新藥,可以磨练人的性格
  能拿到一项新藥证书,让创新藥物造福患者,这对于药物研发人员来说是莫大的荣耀,也是最欣慰的事情。
  中國科學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新藥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柳紅,多年深耕藥物化學基础研究,发现十余个候选新藥,其中抗老年痴呆药物、抗糖尿病药物、抗良性前列腺增生药物、抗艾滋病药物、抗新冠病毒药物、降血脂药物等7个候选新藥进入临床研究,为推动我国新藥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日前,柳紅获评上海“最美科技工作者”。 
  找到抗新冠病毒候选新藥
  2020年初,阖家团圆之际,也是新冠肺炎来袭之时。柳紅带领抗疫攻关小组成员奋战在药物研发第一线,不舍昼夜。其实从2003年非典型性肺炎暴发起,多年来柳紅团队一直致力于手足口病、诺如病毒等冠状病毒药物研发。由于冠状病毒复制过程的关键酶类似,凭借着多年积累的研发经验,他们很快找到了一类结构新颖、高效、安全的抗新冠病毒候选新藥。
  2020年8月,该候选新藥通过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并于2021年3月15日正式启动临床I期试验。相关研究工作以封面文章发表在国际权威学术期刊《科学》上。
  “目前,初步的临床试验数据表明,此药具有良好的生物安全性和开发潜力。”柳紅兴奋地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艾滋病药物项目利润小,没有什么企业感兴趣,成果轉化有一定的难度。但在柳紅看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是科学家应有的“标配”,她一直关注艾滋病、禽流感等涉及国家卫生安全的重大疾病药物的研发,进行着技术储备。
  柳紅研究团队开发的抗艾滋病新藥塞拉维诺,克服了现有唯一上市药物马拉维诺影响人体代谢酶和心脏毒性等临床缺陷。“让我感动的是,所里和徐汇区中心医院对我们的项目给予了资金和技术的大力支持,使得项目能够顺利推进。”柳紅说,目前塞拉维诺正处于I期临床研究中,具有良好的开发前景。
  传统中药小檗碱,俗称“黄连素”,是治疗肠胃炎的药物。柳紅带领团队通过结构改造优化,开发了系列衍生物,获得了可显著降脂的候选新藥,目前正进行I期临床试验,有望成为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原创降脂药物。 
  與藥物有著不解之緣
  出生于医学世家的柳紅,与药物有着不解之缘,高考志愿填的都是藥學院。从中國藥科大學本科毕业后,她在山东新华制药厂工作了两年。柳紅发现,企业的药物研发主要是将成熟的科技成果应用到生产中去,与前沿科技研究有很大区别。这段经历让柳紅更加清楚了自己的兴趣所在——创新藥物研发。
  从中國藥科大學博士毕业时,国内的计算机模拟辅助药物设计方兴未艾,柳紅慕名来到上海药物所做博士后研究,从此在这里开启了新藥研发的征程。
  “筛选出活性好的药物小分子,是新藥研发的源头。靶点的蛋白结构就像是一把多孔锁,药物小分子就是钥匙,只有钥匙和锁的匹配程度越高,活性才能越好。”柳紅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失败是科研工作中的常客。“做新藥,可以磨练人的性格,虽然有沮丧的时候,但人也会变得更有耐心和韧劲。”
  柳紅感慨,以前做博士后研究期间,实验室资源很紧张。国家重大新藥创制专项的实施,为药物研发人员提供了很好的资源平台,现在是做原创药物最好的时机。
  柳紅和丈夫都从事药物研发,他们经常讨论一些药物研究有趣的事情。让她感到欣慰的是,一直耳濡目染的女儿也选择了化学藥學专业。
  多年前,柳紅获得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她把10万元奖金悉数捐出,用以帮助加强农村教师队伍建设。如今,这位上海“最美科技工作者”,依然在新藥研发的路上,不懈怠,不放弃。(解放日报/黄海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