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报】强烈社会责任感应是科学家“标配”——记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柳紅

  隨著壽命的不斷延長,人類遭遇各種疾病的概率越來越高。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2020年全球衛生統計報告》顯示,心腦血管疾病、癌症、慢性呼吸系統疾病、糖尿病每年致3230萬人死亡。全世界的醫藥工作者都在孜孜不倦地尋找攻克這些頑症的方法,希望發現更多安全有效的治療藥物。
  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以下简称上海药物所)研究员、新藥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柳紅已经在新藥研发的路上走了20多年。“做国家事,担国家责,于万千世界找出能治愈疾病的新藥是我从事科研的初心,也是毕生追求。”柳紅告诉《中国科学报》。
  急國家之所急
  出身医学世家的柳紅,从小就对配药特别感兴趣。填报高考志愿时,她坚定地选择了中國藥科大學。1999年,她于母校获得博士学位后,进入上海药物所从事新藥研发工作。
  药物的靶点通常是生物大分子蛋白,新藥研究往往通过合成的小分子化合物与大分子的靶点相互作用,调节靶点起到治疗的效果。说得形象点,就是寻找小分子化合物和大分子蛋白之间的“最佳配对”,为一些关键靶点寻找合适、有成药性的先导化合物。
  2020年初,春节将至,新冠肺炎来势汹汹。危急时刻,上海药物所迅速响应,成立抗疫攻关团队。自2003年非典型性肺炎暴发,柳紅团队一直致力于抗冠状病毒药物研发,具有丰富的抗病毒药物研发经验。她迅速召集课题组成员成立抗疫攻关小组,积极寻找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药物。
  由于冠状病毒主蛋白酶的底物结合口袋具有高度保守性,研发团队决定采取基于结构的药物设计策略进行抗新冠肺炎药物研发。不舍昼夜,鏖战数月,攻关小组取得重要进展,发现一类结构新颖、高效、安全的抗新冠肺炎病毒候选药物。在攻关团队和转化企业的合力推进下,该候选药物于2020年8月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并于2021年3月在Frontage臨床研究中心启动临床I期试验。
  回首研发经历,柳紅表示,国家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从事创新藥物研究工作,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是科学家应有的“标配”,“出新藥、出好药”的初心和使命始终是她实践的标准。
  柳紅认为,上海药物所是国家队,应以国家需求为导向,以人民利益为重。她长期关注禽流感、艾滋病等涉及国家卫生安全的重大疾病药物研发,为国家公共卫生安全进行技术储备。抗艾滋病项目成果轉化难度大,她不顾风险坚持临床开发。目前,柳紅团队开发的抗艾滋病新藥塞拉维诺正处于临床I期研究阶段,具有良好的开发前景。 
  应时代趋势 创新研发方法
  新藥研发投入巨大,柳紅深谙现实。为了降低研发成本、提高效率,她和团队将传统的藥物化學设计方法与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和生物活性筛选方法相结合,可以针对感染性疾病(艾滋病、禽流感)、炎症、肿瘤以及心血管疾病等多种疾病的20余个靶标。该方法可用于药物先导化合物的发现与优化研究。
  如何快速合成那些有药物潜力的化合物,用于活性测试和安全性评价,是非常重要的研究过程。结合实际需要,柳紅等发展了一系列创新、高效、环保的有机合成新方法。她表示,依托这些高效的合成方法,不仅能快速得到目标分子,还能建立具有优势骨架结构、化合物数目众多的化合物库。作为资源的储备,其可以在将来用于新靶点的活性筛选。
  利用这个药物研究模式,柳紅交出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团队针对感染性疾病、炎症、肿瘤以及代谢性疾病等多个疾病领域发现10余个候选新藥,7个处于临床研究,获国内外授权專利86项,实现技术转让7项。
  “未来这个药物研究模式还将高效提供更多的疾病候选药物。”对此柳紅充满信心。在她看来,一位合格的科研人员,要具备创新思维和意识,要对科学锲而不舍地探索追求,要有一股为科学研究献身的拼劲,更为重要的,要有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  
  一切成績源于團隊的共同努力
  今年7月,2021年上海“最美科技工作者”揭晓,柳紅等10位科技工作者入选。“我是新藥设计与发现科研團隊的一员,所有的成绩和荣誉都是整个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柳紅说。
  与很多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一样,柳紅也希望能尽快出成果,但新藥研发周期长,并不是每个合成的化合物都能成为上市的新藥。在她看来,如何营造积极向上、充满活力的科研氛围至关重要。
  “柳老師總能在平淡的科研工作中發現樂趣,並將歡樂傳遞給我們。”研究員王江說。
  每年年末,柳紅就会鼓励和组织学生编排小品、表演合唱等,节目总是能赢得喝彩、掌声。“科研是在一次次失败中探索的,而文艺创作却能发挥学生特长,丰富科研生活,树立学生的自信心。”学生和团队始终是柳紅牵挂和关注的。
  做导师20多个年头,柳紅时刻关注教育工作。她心系青少年科普,努力提升边远地区的教育水平,参与制作了多个科普教育课程课件以及科普微视频。“我没做什么,不值一提。”被问起这些,柳紅连连摆手。
  不忘初心,一心一意做药人。科研上遇到再多的困难,柳紅心中也总是充满热情。“每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会思考自己适合做什么、感兴趣的是什么。我觉得做科研是非常有意思的工作,这种信念给了我无尽的动力。”柳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