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科技报】与党同龄,向光而生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丁光生研究员的科研之路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就在几乎同一时刻,一名男婴在北京呱呱坠地。这位与党同龄的男孩名叫丁光生,在多年后成长为我国第一代麻醉学家、藥理學家和编辑学家。在解毒药二巯丁二酸的研制中,他是主要研究者之一。
  2021年7月19日,上海药物所举行专题学习报告会,通过回顾丁老波澜壮阔的百年人生,共同学习、弘扬老一辈科研工作者们“爱国、创新、求实、奉献、协同、育人”的科学家精神,传承药物所“为民、执着、融合、自强”的新藥精神。
  “解放軍夜宿南京路”觸動回國之情
  丁光生出身科學名門,父親丁緒賢是中國半微量分析化學研究和世界化學通史研究的開拓者之一,母親陳淑是我國最早的女留學生之一和中國女子教育先驅,他的叔父們也在大學教授化工、化學或物理。在家族影響下,丁光生自幼以科學救國爲志。
  1947年,丁光生到美國學習臨床麻醉學,主要開展局部麻醉藥普魯卡因的代謝和毒理研究,建立了普魯卡因及其代謝産物二乙基氨乙醇的微量測定方法,並于1950年6月獲芝加哥大學藥理系哲學博士學位,堪稱爲中國第一代臨床麻醉學家。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丁光生驟然間面臨莫大的人生抉擇。一方面是美國諸多知名機構的工作邀請,一方面是父親來信提及國內百廢待興的困難局面。丁光生回憶曾在報紙上看到一張照片,講述的是祖國上海解放時,解放軍爲了不擾居民而夜宿南京路的情景,從而倍添對共産黨建國的信任,毫不猶豫地選擇回國。他依然記得踏上祖國土地時的激動之情:“當我提著兩個沈重的箱子走出羅湖火車站,第一次見到五星紅旗時,經不住熱淚盈眶。”
  筚路藍縷研制中國解毒藥
  新中国刚刚成立,科学研究百废待兴。丁光生经竺可桢和贝时璋介绍,加入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开始一场白手起家筚路蓝缕的创业征途。从实验台的图纸设计,仪器设备的订购、加工,到規章制度的制订,藥理學研究队伍的培养……丁光生事无巨细、亲力亲为。由于药理实验离不开动物,他把仓库改建成动物房。天冷水泥不易干,他就守着炭炉去促干,夜里睡在施工中的动物房内。
  丁光生先後領導籌建了國內最早的抗高血壓和抗血吸蟲病藥物研究室。在防治血吸蟲病的藥物研究中,他組織篩選過幾百種合成藥。發現銻劑巯銻鈉,可肌肉注射治療人和耕牛的血吸蟲病;發現非銻劑敵百蟲口服有療效後,曾在農村治療過上萬名血吸蟲病人。
  虽然巯锑钠最后没有成为一个很好的血吸虫病治疗药物,但謝毓元等合成巯锑钠的一个中间原料——二巯丁二钠却在丁光生、梁猷毅等人反复试验后,发展成为对重金属中毒具有解毒疗效的创新藥,用于锑、汞、铅、砷等中毒及肝豆状核变性。1965年,该药顺利通过在上海召开的成果鉴定会,成为我国首创的重金属广谱解毒药物。在二巯丁二钠的基础上,丁光生、梁猷毅等人对口服二巯丁二酸进行了系统的药理研究,经动物实验证实,它毒性低、易吸收,对治疗多种金属中毒均有明显疗效,不亚于二巯丁二钠。
  1991年,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正式批准二巯丁二酸用于兒童鉛中毒,于美國市場上應用。這是當時我國研制的化學藥品首次被美國批准仿制。
  倡導建立編輯學
  “文革”结束后,丁光生致力于创办学术刊物。他在1980年创办了《中国藥理學报》,并在担任主编期间,做了很多创新之举。如:率先在国内倡导采用国际标准化《生物医学期刊投稿的统一要求》,倡导使用规范化的关键词(Key words),首次采用统一参考文献书写的温哥华格式,强调使用国际单位制,倡导使用统计学显著性标注法……在他的领导下,《中国藥理學报》创刊仅五年就被SCI收录,是早期被SCI收录的少数中国期刊之一。
  丁光生認爲,編輯是一門學問,因此他積極倡導建立一門新學科——編輯學。1985年他參與成立全國最早的編輯學會——“上海市科技期刊編輯學會”,被當選爲理事長。1987年中國科學技術期刊編輯學會成立,丁光生當選爲副理事長。
  由于丁光生在編輯領域的突出貢獻,1997年11月,他榮獲了中國科學技術期刊編輯學會“金牛獎”和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的“韬奮出版獎”。(記者/耿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