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報】滬“25條”讓科研人員有奔頭

  上海始終走在科技體制改革的前沿。

  日前,上海市《关于进一步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 增强科技创新中心策源能力的意见》(以下简称上海科改“25条”)正式实施,在上海科教界引起广泛反响。

  3月20日,在上海市政府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副市長吳清介紹並解讀了上海進一步深化科技體制機制改革、增強科技創新中心策源能力的相關情況。

  坚持创新 增强原创能力

  上海科改“25條”著眼于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圍繞“增強創新策源能力”的政策主線,提出了促進各類主體創新發展、激發廣大科技創新人才活力、推動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等六個方面25項重要改革任務和舉措。

  科技創新,關鍵在人。

  中科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學常務副校長丁奎嶺認爲,這次提出的上海科改“25條”主線脈絡清晰——努力增強上海科技創新中心策源能力;並且抓住了兩個基本點——激發創新主體活力和促進高質量發展。

  其中指出,進一步擴大高校、科研院所、醫療衛生機構等研究機構在科研活動中的選人用人、科研立項、成果處置、編制使用、職稱評審、薪酬分配、設備采購、建設項目審批等自主權。

  “這是抓住了牛鼻子。”丁奎嶺說。

  放权松绑 激发人才活力

  爲培育戰略性科技力量,上海科改“25條”明確“對中央部門所屬在滬科研機構建設世界高水平研究機構給予支持”,中科院上海分院副院長瞿榮輝對此深感振奮。

  作爲一名科學家,瞿榮輝認爲,以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爲核心載體,積極承擔國家實驗室建設等任務,加快集聚建設一批世界級創新單元、研究機構和研發平台,不定行政級別、不定編制、不受崗位設置和工資總額限制,實行綜合預算管理,給予研究機構長期穩定持續支持,賦予研究機構充分自主權,鼓勵創新,寬容失敗,將激發和提升研究機構更大的創新活力。

  優化人才培養機制,“冒得出、留得住、用得好”。

  上海科改“25條”提出,將建立長周期穩定資助機制,讓高水平研究機構和高層次人才自主確定研究課題、自主安排科研經費使用、開展符合科研規律的同行評價,建立與評價結果挂鈎的動態管理機制。

  “这次的政策令人鼓舞,有很多内容都突破了现有体制的束缚。”中科院上海药物所人力资源处处长吴英说,上海药物所针对新藥研发人才专门开辟了晋升通道,打破“出論文”的唯一标准。例如,获1个新藥证书,可设置2个正高和4个副高岗位;临床批件减半。

  吴英表示,2015年至今,已有16位从事新藥研发的科研人员通过这一晋升通道受聘至新藥研发高级岗位。2019年起,上海药物所将把该项举措从团队向平台延伸。

  赋权激励 促进成果轉化

  “科技成果轉化全链条改革优化是这次改革的重要内容。”上海市科委副主任骆大进表示,结合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目标,上海从立法、政策、行动计划等多层次,加快突破关键制约,建立市场导向的成果转移转化机制,进一步激发各类创新主体积极性。

  事实上,上海交通大学在科技成果轉化中早已驶上了以模式带动创新、以创新带动发展的快车道。经过多年的谋划布局和深耕细作,通过积极探索、大胆尝试,上海交通大学产出了诸多大项目,造就了一批科学家“富翁”。

  上海交通大學先進産業技術研究院院長劉燕剛告訴記者,上海的政策“最關鍵的突破,還在于從體系設計、資源配置等方面跨過‘不會’‘不能’‘不敢’三個瓶頸”。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合作与成果轉移轉化處处长关树宏介绍,若科技成果最终能成功产业化,作价入股将是利益最大化的转化方式。然而,2015年以来,上海药物所共有42项成果实现转化,转化形式均为许可或转让,没有作价入股的转化形式。

  “主要原因是作价入股后按现行国资监管政策,企业各项经济行为及评估备案程序操作时间较长,不适合科技成果轉化后的快速推进直至产业化。”关树宏表示,这次政策提出试点取消职务科技成果资产评估、备案管理程序,建立符合科技成果轉化规律的国有技术类无形资产投资监管机制,振奋人心,期望试点成功,使这一项共性问题得到解决。

  上海理工大学科技处处长张大伟认为,上海科改“25条”中有很多新的大胆尝试和突破,如允许单位科研人员共同享有成果所有权。“这个提法非常具有前瞻性和创新性,也能够激发科研人员的创新活力。” (记者 黄辛 见习记者 辛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