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生命書寫“藥神”傳說

  他用生命書寫“藥神”傳說

  “時代楷模”王逸平先進事迹引起強烈反響

  ■本报见习记者 何静 记者 黄辛

  从30岁到55岁,王逸平为新藥研发执着探索、殚精竭虑,他领衔研发的创新中药——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造福2000多万病患,而他却在与不治之症抗争25年后,倒在了热爱的科研工作岗位上。

  連日來,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所研究員王逸平的動人事迹引起強烈社會反響,尤其是王逸平生前所在的中科院上海地區的科技工作者,紛紛抒發各自的內心感悟。

  “幹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

  是他一生的寫照

  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王建宇表示,王逸平的事迹和崇高精神生动诠释了习近平总书记对广大科技工作者提出的“幹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的要求。他领衔研发的创新中药造福2000多万病患,是实实在在为百姓谋幸福的“惊天动地事”。科研工作者要以王逸平为榜样,并将他的精神转化为实现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的强大动力。

  “王逸平用自己无私奉献的一生践行科学院精神,坚守创新科技、服务国家、造福人民的初心。”中科院上海分院分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沪区黨委副書記田申榮如是说。

  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药物所老所長陳凱先说:“作为老同事,我们始终感觉王逸平从未离开我们。王逸平常说,新藥研究就是和时间长跑。他永远在追赶时间,除了现代中药新藥丹参多酚酸盐,他历经多年研发的抗心律失常新藥也完成二期临床试验。他是一位杰出的藥學家,值得所有人敬仰。”

  爲真理付韶光,

  他總是堅持“再戰一個回合”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研究員蘇枭被王逸平頑強的毅力和樂觀的精神深深打動,他表示:“王逸平是科研工作者的傑出代表,也是我們學習的楷模。他勇于擔當、銳意進取,忠于黨和人民的奉獻精神,‘願爲真理付韶光’的崇高信念永存。”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32研究所科技發展部汪毅說:“讓我感觸最深的是王逸平‘再戰一個回合’的精神。我們要學習他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時刻提醒自己要堅持‘再戰一個回合’,以更飽滿的熱情投入到工作中。”

  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党支部书记王迎春认为,王逸平生前最大愿望——做出临床医生首选的新藥,道出了一位药物研究者的最高追求,也道出了一位科技工作者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胸懷家國,

  他執著探索直到“燃盡風華”

  中科院微小衛星創新研究院研究員常亮深感從王逸平身上學到了很多。“做事情一定要胸懷國家,報效祖國。最大的胸懷就是心系國家,心系人類命運共同體。”

  中科院上海藥物所研究員黃敏反複看了多遍央視《時代楷模發布廳》專題節目,心中非常難過,“王老師是個非常低調和淡泊名利的人。學藥的人都是半個醫生,誰又不清楚熬夜、勞累、壓力等對身體的傷害。只是,因爲肩頭有責任、心中有夢想,該拼命時,依舊一點都不退縮。”

  “王逸平的先進事迹,讓我們看到一種嚴謹治學、執著探索、擔當民族重任、熱愛祖國和人民的精神。”中科院上海矽酸鹽所研究員李馳麟說。

  中科院上海應用物理所研究員鄧海嘯說:“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爲人民健康而奮鬥中去是王老師的人生實踐;沒有投機取巧,解決最關鍵的科學問題,直到燃盡風華是王老師的治學之道。作爲青年科技工作者,我們應當像他那樣做學問,不忘初心;將從事領域的核心問題記在心上、扛在肩上,勇當科技強國的生力軍。”

  心系百姓的“藥神”化身

  丹参入药,在中国有着千百年历史。王逸平带领团队用13年的艰辛和汗水,为冠心病、心绞痛病患者炼成了“丹参新藥”——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

  2015年藥物所研究生畢業典禮上,王逸平向學生們訴說自己的夢想:“我有一個夢想,能做成一個好藥,出現在全球醫生的處方中。希望這一天早點到來。”

  “藥學研究的每一份付出都能为百姓健康带来一丝希望。”中国工程院院士丁健说,王逸平毕生追求的就是希望能为老百姓带来一些疗效好且用得起的新藥。

  王逸平的事迹经媒體報道后在网上广泛传播,网友们纷纷表达了对他的赞誉和惋惜。网友拂晓留言:“中国‘药神’一路走好。” 网友小顾留言:“一生只为医药事业,一生心中只有人民,他不是凡人,是神!”网友LHL说:“他就是人民的‘药神’!”

  最好的纪念是完成他未竟的新藥梦想

  王逸平走了,他留下来的新藥研发事业还有许多:降脂抑制剂正在开展临床前研究、丹参多酚酸盐口服剂的研制刚出现曙光、抗心律失常一类新藥硫酸舒欣啶刚结束临床Ⅱ期……

  “一個藥把我們兩個實驗室緊緊地綁在一起,就像父母一起辛勤地培養孩子的成長。”王逸平生前的合作夥伴,中科院上海藥物所研究員宣利江說,“他的未竟事業,我們會繼續完成。待到功成日,我們可以告慰他。這是對王逸平最好的紀念。”

  博士研究生李惠惠說:“王老師中斷的研究,我們一定會完成,這是我們與王老師最後的聯系了。”

  王逸平生前進行的口服硫酸舒欣啶片劑已完成二期臨床試驗,抗脂與抗動脈粥樣硬化藥物的研發也在緊鑼密鼓地開展;丹參多酚酸鹽口服化的研究也在不斷推進中。

  王逸平走了,他的故事還在續寫,“再戰一個回合”或許是故事裏永恒的關鍵詞和美好回憶。

  《中国科学报》 (2018-11-21 第4版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