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觀新聞】弟弟眼中的王逸平:重感情,老年癡呆的父親最後唯一記得的人

  阿平,這是“時代楷模”中科院上海藥物所研究員王逸平生前,家人對他的昵稱。這個名字,也是他老年癡呆的父親最後日子裏唯一記得的,因此見誰都是阿平。今年4月11日,年僅55歲的王逸平因病在科研工作崗位上溘然逝世。

  “我一直叫哥哥阿平,哥哥叫我小平。”弟弟王國平,比王逸平小了兩歲,在接受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專訪時,心痛地說:“有阿平在,這個家就有主心骨,有些話我只和他一個人說,以後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直到上大學才開始學英文

  小時候,王逸平特別會畫畫,盡管從來沒有正規學習過,在他的鉛筆下,小鳥栩栩如生,人物也惟妙惟肖。王逸平的手工不錯,會做複雜的燕子風筝,可以在風中飛得很高。他經常帶著弟弟在上海的石庫門弄堂裏玩耍,兩個人也會吵鬧打架,但很快就和好如初。兄弟倆也經常幫著做些家務,最記得過年時,要把蛋餃做好,糯米粉磨好,才能出去玩。

  到了念中学的时候,王逸平已经很会管理自己,很少出去玩,学习的时候静得下心来,成绩也是名列前茅。他一直学的是俄语,直到上大學才開始學英文,但家人从来没听他抱怨过,只是努力地去追赶。

  他們的父親是一名工程師,母親是一名會計。平時,夫妻倆教導孩子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認真做事,好好做人。就在王逸平去世前一個月,他寫下了自己的人生格言:踏踏實實做事,實實在在做人。

  陪父親吃最喜歡的小馄饨

  2018年4月5日,清明節,這是弟弟最後一次見到王逸平的日子。那天,兄弟兩家人像往年一樣結伴去蘇州給父母掃墓。

  “阿平對爸媽,可以說是全身心投入。”在弟弟眼中,王逸平是個非常重感情的人。多年前,他們的母親身患癌症,由于不具備手術條件,只能保守治療,在放療之後,腫瘤明顯小多了,42個月之後母親與世長辭。王逸平事後一直懊悔,覺得當初放療之後,應該再做手術,母親也許能活得更長久些。對于患有老年癡呆症的父親,王逸平也總是放不下牽挂,每個星期日都會去看望父親,陪他吃最喜歡的小馄饨小籠包。父親在最後的日子,已經不認識人,叫誰都是阿平。

  只要提到女兒,王逸平在弟弟面前從來都是不加掩飾地開心。爲了送女兒上初中,王逸平學會了開車,每天一大早送到學校,爲了讓女兒早上多睡片刻,一家人又在學校附近租房。女兒在美國念大學4年,王逸平從未去看望過,今年5月,是女兒畢業的日子,他早早地就訂好了機票,心心念念要去見證這不容錯過的一刻。沒想到,最終,他還是錯過了。

  王国平回忆接到嫂子电话的那一刻,脑子一片空白,悲伤和心痛一齐涌来。这么多年,王逸平一直是家里的主心骨,遇到事情兄弟俩也总是有商有量。“有些话我只和他一个人说,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1993年,年仅30岁的王逸平被确诊为克罗恩病,这是一种原因不明的肠道炎症性疾病,无法治愈,只能靠药物控制。2003年之前,兄弟俩一直住在同一屋檐下,王逸平经常为了工作晚归,弟弟和其他家人不时地提醒他要注意身体,他总说想要做出一个新藥,等到好不容易做出了丹参多酚酸盐注射剂,他又说想再做几个新藥。

  清明节那天,从苏州扫墓回上海时,兄弟俩本来说好要一起吃顿饭的,却阴差阳错把车开进了相邻的两个服务区,只好各吃各的。至今说起来,弟弟王国平仍唏嘘不已,没能和哥哥多吃一顿饭,“如果阿平还活着,我要好好地再劝劝他,在做新藥的同时,一定要好好地吃每顿饭,好好地保重身体。”

  欄目主編:黃海華

  文字編輯:黃海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