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揭开丹参有效成分之谜的王逸平:如何与病魔抗争 造福千万患者?

  央广网上海11月13日消息(记者杨静 朱敏)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我国传统医学中,丹参入药,有着悠久的历史,《本草纲目》《中药大辞典》等医药文献中都有记载。但丹参的有效成分到底是什么?长期以来一直没有明确答案。直到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王逸平带领的团队历经13年的艰苦攻关,揭开了丹参有效成分之谜,并成功研发了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截至目前,这种药已在全国5000多家医院临床应用,2000多万患者受益,累计销售额突破250多亿元。

  而今年4月11日下午,王逸平因病倒在了辦公室裏,享年55歲。

  走進上海藥物所內這間略顯擁擠的辦公室,一張樸素的沙發進入視線——王逸平便是在這張沙發上溘然逝世。沙發前的茶幾上,還留著他給自己治病的解痙止痛針。辦公桌上的資料還堆疊在那,旁邊的幾株盆栽已經枯萎。今年4月11日,王逸平因病永遠倒在這間辦公室裏。

  1993年,30岁的王逸平被确诊患有克罗恩病,手术切除了1米多小肠。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原黨委副書記厉骏介绍,克罗恩病是反复发作、无法治愈的肠道疾病,平时病痛发作的时候腹部剧痛、便血,然后几乎昏迷。王逸平总是自己注射止痛针,症状稍微缓解,他又继续工作。

  此后的25年与病魔斗争的日子里,从学医转到做药的王逸平在“药”与“病”之间不停追赶,中国工程院院士丁健说,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留给了新藥研发事业。他毕生的追求就是希望多为老百姓带来一些疗效好而且用得起的药。

  1994年,當時還是博士生的宣利江,因爲丹參水溶性成分的活性篩選需要,找到了當時上海藥物所最年輕的課題組長王逸平,從此兩人開啓了丹參多酚酸鹽的研制。經過無數次實驗,曆時10余年,這一團隊成功研發出了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成爲中藥現代化研究的典範,獲得國家科技發明二等獎等一系列獎項。

  王逸平在生前接受采訪時表示對于他和他的團隊來說,這是一項突破和成功,“早期對丹參多酚酸鹽有效成分的確定以及它質量標准的認定中,實際上對我們整個團隊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和難度。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來研究和確定這樣一個有效成分。一直到後來,我們確定了丹參乙酸鎂作爲最有效的成分,把它定到了整個藥材原料和制劑的質量標准以後,這道坎總算過去了。”

  一项药物的成功没有让王逸平放慢脚步。就在离世前一个星期,王逸平还对自己的妻子方洁说自己还想多研发些新藥。

  王逸平主持药理研究的抗心律失常的一类新藥“硫酸舒欣啶”也是国家科技部“十五”重大专项“创新藥物和中药现代化”项目。在他去世前已获得了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等国家的发明專利授权,二期临床试验已经完成。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研究员白東魯说,王逸平加入团队后为新藥研发掀开了新的一页。白東魯表示:“这个药早期已经用传统的心律失常药物的筛选方法发现了它的活性,王逸平后来用现代的离子通道的筛选方法,发现了硫酸舒欣啶的作用机理是多离子通道抑制剂,这为我们新藥的研发开了新的一页。”

  在与时间赛跑的25年里,身边的人只看到他早起晚归的工作,却很少听见他提自己的病。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研究员沈建華遇到过他发病时的痛苦,事后王逸平却一笑了之。沈建華说:“有一次我们在汉堡开会,他那时候突然间地发病了,疼痛很厉害,大概有三天三夜的时间,他基本都是躺在床上。不能吃东西,疼痛难忍的时候,他就把自己泡在浴缸里用热水来缓解。回来以后就在办公室里把冰箱里他的应急针给我看,说我放了应急的针了,还很夸张地跟我秀怎么打针。”

  時間沒有更多眷顧他,被病痛折磨多年仍孜孜不倦的王逸平,生命定格在2018年4月11日。今年5月9日,是王逸平女兒大學畢業的日子。女兒在國外讀書四年,因爲他專注于工作,夫妻倆都沒有去看望過。他訂好了機票,預備5月和妻子一起去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距離“第一次赴約”只剩不到1個月的時間,王逸平“失約”了。

  厉骏表示,王逸平践行了他对新藥研制的承诺,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坚持到了最后一刻。

  编辑: 杨璇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