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为做新藥“再战一回”

  王逸平,1963年2月份出生。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任中國科學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课题组长、博士生导师、所學位委員會副主任、所党委委员、药理党总支书记。2018年4月11日,他因病逝世,时年55岁。

  新藥研制有个“双十规律”:耗时十年、耗资十亿美元。一种新藥能够脱颖而出,必须具备现有相关药物不可替代的优点,足以让患者受益才行。

  一辈子能做成一种新藥,是新藥研发者的一生荣耀。王逸平作为主要发明人早在40岁刚出头,就研发成功了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该药已在全国5000多家医院临床应用,1500多万名患者受益,累计销售额突破200亿元。如今,几乎每天都有近10万名患者受益。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说:“再有10年时间,我还想再做出两种新藥,带给患者生的希望。”

  中藥現代化研究開拓者

  丹参入药,在我国有悠久历史,《本草纲目》《中医药大辞典》等医药文献中都有记载。但是,丹参的有效成分到底是什么?一直没人搞清楚。1994年,王逸平带领科研團隊经过长达13年艰苦攻关,终于揭开了丹参有效成分之谜。

  在早期研究中,研究組面臨經費短缺、設備陳舊等困難,王逸平帶領團隊成員借來儀器利用晚上別人不用的時間段作檢測,夜以繼日,奮戰在實驗室。功夫不負有心人,王逸平在實驗測試中發現,丹參乙酸鎂的生物活性特別強。經過進一步研究,他大膽推測這可能就是丹參中最主要的藥用成分。

  基于這個重要發現,王逸平帶領團隊創造性地提出,以丹參乙酸鎂爲質量控制標准,來研制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後經臨床使用證明,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可治療冠心病、心絞痛等疾病,臨床療效顯著,高效、安全、質量穩定可控。

  迄今爲止,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已在全國5000多家醫院臨床應用,有1500多萬患者受益,累計銷售額突破200億元,該藥被評爲最具市場競爭力的醫藥品種,成爲我國中藥現代化研究典範。

  此后,王逸平又主持了抗心律失常一类新藥“硫酸舒欣啶”藥理學研究,目前已完成II期临床试验。该药可使药物发挥更安全、高效的抗心律失常作用,现已获得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等国家发明專利授权。

  此外,王逸平还领导团队构建了包括心血管疾病治疗药物先导化合物筛选、候选新藥临床前药效学评价、药物作用机制研究等完整心血管药物研发平台体系,为全国药物研发企业完成50多个新藥项目的临床前药效学评价,为企业科技创新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王逸平曾说,“藥學研究的每一份付出,都能为百姓生命健康带来一丝希望”。他最大的愿望是在有生之年做出“世界各地临床医生首选的新藥”。怎样的药配得上这样的称呼?用途不断有新发现的阿司匹林、治疗糖尿病的二甲双胍、抗疟神药青蒿素——自现代药物出现,这样的药物不过几十种。

  與病魔頑強抗爭的病人

  1993年,正當30歲的王逸平攀登科學高峰之際,不幸被確診患有Crohn’s(克羅恩)病。同年手術,切除掉一米多長小腸。學醫的王逸平非常清楚,克羅恩病目前無法治愈,只能靠藥物控制,他的健康從此只會越來越惡化。要追逐人生夢想,就要與病魔抗爭、與時間賽跑。

  多年來,爲了節約時間,王逸平總是自己給自己看病,在辦公室冰箱裏常備藥品,連針也自己打,自己記錄病情。在王逸平手寫的《Crohn’s病程記錄》中,清晰地記載著他的病情反複發作,不斷加重,多次出現營養不良、貧血、大量便血、疼痛導致的昏迷等情況。他的體重常年只有100斤左右。

  但是,在同事們眼裏,王逸平卻是個“拼命三郎”。如果不出差,他每天早上7點多准時出現在辦公室,晚上八九點鍾下班屬于正常,常常要工作到深夜11點多鍾,周末也經常來單位加班。

  由于多喝水容易腹瀉,王逸平就很少喝水,因此得了腎結石。有一次開會,腎結石發作,他疼得只能橫躺在會議室的凳子上。還有一次,他和同事去德國漢堡出差,第二天疾病發作,尿血、腹痛。疼痛難耐時,他將自己泡在浴缸的熱水中緩解。

  幾乎每天,病魔都在折磨著王逸平的身體,卻從未打消過他對人生價值的追求。他經常提及自己的“3萬天理論”。他說:“多數人的生命最多只有3萬天。其中除了吃飯睡覺,真正能用來工作的有效時間只有1萬天,要在有限的時間裏做些有意義的事。”

  他心中最有意义的事就是新藥研发。从30岁到55岁,长达25年时间里,王逸平是在与疾病漫长的斗争中度过的,也是在为解除大众疾病研发新藥的艰难探索中度过的。他以羸弱之躯,先后承担起国家《重大新藥创制》科技重大专项、科技部“创新藥物和中药现代化”专项、科技部863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项目、中科院重大专项等研究任务。

  在與病魔抗爭的25年中,王逸平爭分奪秒地想跑贏病魔,每次被病痛擊倒,他都一次次堅強地站起來。他在一次給藥物所畢業生演講中講到,無論在人生還是科研的道路上,困難總是不計其數,一定要時刻提醒自己堅持“再戰一個回合”——能夠堅持“再戰一個回合”的人,是不會被打垮的。

  創新進取的科學家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是我国新藥研发的国家队。其前身是创建于1932年的“国立北平研究院药物研究所”,拥有深厚的学术积淀,在我国新藥研发史上留下过许多辉煌纪录——它是青蒿素最终研制成抗疟药物蒿甲醚的诞生地,也曾研制出美国唯一仿制中国的原创药物重金属解毒剂二巯基丁二酸。

  王逸平1988年進入藥物所工作,1996年加入中國共産黨,先後擔任過藥物所黨支部書記、黨總支書記、黨委委員,他是該所擔任黨支部書記時間最長的一位科學家。王逸平特別珍視藥物所老一輩科學家“求實、創新、協作、奉獻”精神的傳承。他說:“作爲共産黨員,最重要的是要時時刻刻體現出先進性;作爲科研人員,就是要有爲祖國科學發展獻身的精神。”

  积极投身新时代创新改革事业,锐意进取的精神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不要小看一片小小的药片,一种新藥的诞生需要化学、药理、毒理等十几个环节的科学家精诚合作,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都可能导致新藥“流产”。在这个特别讲究合作,又特别容易遭遇失败的领域,王逸平为了做成新藥“再战一回”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得到了充分体现。

  进入21世纪,在开发浦东张江战略部署下,中科院上海药物所于2003年从岳阳路搬迁到张江祖冲之路555号。与此同时,响应国家对人口健康战略需求,该所的发展理念从“出論文”向“出新藥”转变。

  2001年,王逸平向所里主动请缨,去北京国家新藥评审中心学习3个月——只有深刻理解我国的新藥审批制度,才能更好地做好“出新藥”的科研工作。这是从实际操作角度来切实转变坐而论道“出論文”的科研思路。

  學習結束後,王逸平帶回的第一批寶貴經驗,在藥物所整個科研流程再造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此後,藥物所不斷派研究員前往藥審中心學習。

  2005年,丹参粉针剂研发成功;2009年,盐酸安妥沙星拿到国家原创新藥药证。一个个原创新藥的诞生,为奠定上海在全国生物医药产业地位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也使药物所成为张江“药谷”原始创新不竭的动力之源。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治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