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日报】为创新藥终生奋斗的“战士”丨时代楷模

  张伊琳 科技日报记者 王春

  “我期待研制出全世界临床医生首选的新藥。”这是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研究员王逸平一生的信念、不变的初心。他30岁被诊断为克罗恩病,切除了1米多小肠,在与病魔抗争的25年中,他承受了身体上巨大的痛苦,却始终没有放慢研发新藥的步伐。

  在今年4月的一天,疼痛再次襲來。與往常一樣,他以爲自己在沙發上靠一靠就會好,然而這一次他再也沒能醒來。他甚至還來不及對他深愛的家人、親密的同事和親愛的學生打一聲招呼,沙發前的茶幾上,還留著他給自己治病的止痛針。

  王逸平,他不是药神,是一位长期受病痛折磨却一直为“新藥梦”而奋斗的“战士”,在工作岗位上坚守到了最后一刻。

  这位年仅55岁的科学家,无怨无悔地将生命燃烧在中国新藥研发的艰难征程中。他对于科学事业的执着追求、创新为民的家国情怀,将永远镌刻在中国科学家的精神丰碑上。

  病魔难挡“新藥梦”

  心腦血管疾病是一種嚴重威脅人類,特別是50歲以上中老年人健康的常見病。而丹參作爲中國的傳統藥用植物,廣泛應用于臨床治療心血管疾病。

  中药丹参的有效成分研究和药物研制,是王逸平最重要的科研成果之一。1992年,丹参多酚酸盐立项,1994年开展藥理學研究。当时刚刚成为上海药物所最年轻课题组组长的王逸平,在无数次实验之后阐明了丹参乙酸镁及其多酚酸盐类化合物的综合药理作用,由此提出了以丹参乙酸镁为核心来研制丹参新制剂的创新设想。

  在此后的10多年里,王逸平带领团队刻苦钻研,提出了以丹参乙酸镁为质量控制标准来研制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的方向。最终的临床使用证明,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可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等疾病,临床疗效显著。2005年,丹参多酚酸盐获得新藥证书并成功上市。他领衔研制的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已在全国5000多家医院临床应用,1500多万患者受益,累计销售额突破200亿元,成为我国中药现代化研究的典范。

  “丹參把我們緊緊綁在一起,如同父母一起把孩子培養長大。”現爲上海藥物所研究員的宣利江常懷念他們一起共事的時光,“整個過程中,每個環節都曾經犯錯,但我們卻沒有爲此爭吵,而是共同來解決各種各樣的難題。”

  然而,當時很少有人知道,平時喜歡講些俏皮話、臉上常常帶著笑容、被同事們叫做“開心果”的王逸平,幾乎是在1993年開始丹參研究的同時,就患上了不治之症。

  这种自身免疫疾病反复发作,无法治愈。当病痛来袭时,会产生腹部剧痛、便血,让人无力行动,甚至是昏迷。学医出身的王逸平非常清楚这种疾病只会不断恶化,他选择与病魔赛跑,希望能跑赢时间,加快推进手中正在研究的两个新藥。他在办公室准备了药物和止痛针,当克罗恩病发作时,就自己打止痛针缓解症状。

  丹参多酚酸盐新藥给王逸平带来了荣誉,但他一直坦然处之。“有一次我告诉他,每天有将近10万病患在使用丹参多酚酸盐,我才难得看到他脸上一丝小得意的笑容。”宣利江说。

 10年再做出两个新藥来

  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的研制成功獲得了國家科技發明二等獎,得到了諸多榮譽,還包括得到了中國科學院的傑出成就獎。

  “王老師跟我們聊天時,從來不提他的成就,他的話題都著眼于現在或未來,比如我們現在做藥到了哪一步,我們將來還要做些什麽。”課題組成員趙晶說起了她眼中的王老師。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王逸平淡泊名利,在巨大的成功面前从未停止过自己研究新藥的步伐。

  选择了新藥研究,就是选择了与科学长跑。丹参多酚酸盐研究成功后,王逸平并没有停步。他还有抗心律失常一类新藥“硫酸舒欣啶”的藥理學研究在同步开展,该药的研发历时20多年。目前,该药物获得多国发明專利授权,已完成Ⅱ期临床试验。他领导团队构建的心血管药物研发平台体系,为全国药物研发企业完成了50多个新藥项目的临床前药效学评价,为企业的科技创新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以身许家国,毕生新藥梦。口服药剂难以吸收是中外科学家一直在攻克的难题之一,就在他去世的前几天,他还向上海药物所丁健院士兴奋地说起研究有了新进展,可是他再也没能站在实验室内。   

  为了新藥梦想,王逸平耐住了长达10多年探索的寂寞,更挡住了其间各种各样的诱惑。“为了获得丹参多酚酸盐临床疗效数据,他甚至自己以身试药。王老师曾说,一个好药,一个安全可靠的药,你会敢用到自己身上。”徐汇区中心医院实验室主任李水军动情地回忆。他曾是王逸平从事临床研究长期的合作者,也是王老师的学生。

  随着发病频率越来越高,间隔时间越来越短,有同事劝他使用生物制剂。王逸平不肯,因为一旦生物制剂都无能为力时就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他选择加倍量服用激素药物。“现在正是科研的最好时间,我至少还能工作10年,想再做出两个新藥。”王逸平对妻子说。

  “逸平,假如有来生,我们还一起做同事,但希望你没有病痛的折磨;假如有来生,我们还一起做新藥,让更多的病患解除病痛。”上海药物所所長、中科院院士蔣華良道出了同仁们的心声,“做科研就是要做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我想,治病救人就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为民创新藥 以身报家国

  科技日報評論員

  王逸平走後的7個月,學生和同事們對他的思念未曾消減,他的故事不僅永存在他爲之奮鬥一生的地方,更經人們自發傳頌,走向了全中國。他在那些熱愛科學的年輕人心中燃起了一團火,激勵更多人成爲像他一樣的“鬥士”,在科技創新的道路上堅持、再堅持,在人生的道路上心懷家國、造福于民。

  王逸平倒在他的办公室里。从30岁那年被查出无法治愈的顽疾,他已与病魔缠斗了25年。然而,身体上的痛苦并没能击垮他——他率领团队研发的现代中药丹参多酚酸盐在全国5000多家医院临床应用,1500多万患者受益。他构建的心血管药物研发平台体系,为全国药物研发企业完成50余个新藥项目的临床前药效学评价。直到去世时,他还有多个新藥,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研究。

  “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王逸平是我国科研工作者最杰出的代表。王逸平被周围人称为“斗士”,心系天下、科研报国的家国情怀贯穿他的一生。新藥创制难是全世界公认的,我国的新藥研发创制工作相对薄弱也是不争的事实。研制安全、有效、质量可控的新藥,造福病患,是王逸平毕生的信念。正因为这一信念,他比谁都着急、比谁都拼命。

  他本来学医,意识到我国药物研制的问题又投身新藥创制,这一生他始终把个人追求融入为党和人民事业不懈奋斗之中,把时间精力用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

  王逸平走了,他的精神仍在。

  我们钦佩他以顽强的意志品质与疾病抗争,与时间赛跑的奋斗精神。在25年的时间里,即便饱受病痛折磨,也从未有一日放弃科研,从未松懈为人民创新藥的决心。

  我們敬重他淡泊名利,一生做好一件事的堅守。王逸平始終堅持共産黨員的本色。他用自己的一生踐行了鞠躬盡瘁爲民做藥的誓言,卻不計回報不思名利,將榮譽和成績歸功于集體和團隊。

  我们感念他做出一流的科研成果,造福了上千万的患者,为我国中医现代化发展作出的重要贡献。更要学习他献身新藥创制,以自己在科研上的不懈努力报效国家的科学家情怀。

  “家國天下”,往大了說是豪情萬丈,往小了說是責任、擔當,但具體到每一個人身上是一份份工作、一股股微小的力量以及日複一日的堅守。

  王逸平的事迹激励着他的同行在我国新藥研发事业上取得新的突破;激励全国广大科技工作者执着追求、矢志创新,在建设世界科技强国伟大征程中作出应有贡献。

  涓涓細流才能彙成江河,國家的富強需要更多“王逸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