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研发新藥,是他生命的支撑——追记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研究员王逸平

  春去秋来,中國科學院上海药物研究所3号楼五楼尽头那间办公室还挂着“藥理學第一研究室王逸平研究员”的名牌,同事、学生走过都会放轻脚步,仿佛王逸平还像从前一样在里头办公……

  今年4月11日,55岁的藥理學家王逸平永远倒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茶几上,还留着他应急用的解痉止痛针。

  十年攻關,造福2000多萬名患者

  业界公认,“1个新藥=筛选10000个先导化合物+10至15年时间”。一辈子能做成一个新藥,是新藥研发者一生的荣耀。这个荣耀,王逸平在他42岁时拿到了。

  他與宣利江研究員率領團隊研發的現代中藥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獲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已在全國5000多家醫院臨床應用,累計銷售額突破250億元,讓2000多萬名患者受益,是我國中藥現代化研究的典範。

  丹参入药,在我国有悠久历史,但丹参的有效成分到底是什么一直不为人所知。1994年,读博的宣利江因論文中丹参水溶性成分的活性筛选需要,找到已是上海药物所最年轻的课题组长王逸平,开始了20多年的科研合作。他们提取到几十种丹参化合物并进行筛选,在做了无数次实验后,王逸平有一次发现丹参乙酸镁的生物活性特别强,他大胆推测这可能就是丹参中最主要的药用成分。

  团队创造性地提出,以丹参乙酸镁为质量控制标准来研制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并建立專利工艺,使总多酚酸盐含量近100%,用指纹图谱技术实现对药材、原料药和制剂质量的全面控制。2005年,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获新藥证书和生产批文,2009年被列入《国家医保目录》,可用于治疗冠心病、心绞痛。《自然·生物技术》评价,该药的成功上市,意味着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可以通过对具有悠久临床应用历史的传统中药进行化学成分的深入研究来开发创新藥物。

  亲密合作20多年,宣利江研究员最了解王逸平。“他有着执着的新藥梦想、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和团队协作奉献精神,否则很难耐得住寂寞、经得起挑战。”宣利江说。

  精益求精,科研上從未停步

  博士生李惠惠說,王逸平老師曾在課堂上講過一個促使他從臨床醫生轉到藥物研發的契機:在醫院查房時,一個病危的老大爺緊抓著他的手急切地說:“醫生,救救我,我不想死!”因爲沒有有效的治療藥物,王逸平既心酸又無力。

  与同事闲聊中,王逸平曾说:“希望此生可以做成一个世界各地临床医生首选的新藥。”在丹参多酚酸盐研制过程中,王逸平尝试了许多国家法规没有明确要求的研究:第一次开展多成分的动物和人体药物代谢研究,第一个开展大规模的运动平板试验验证疗效,第一次开展3万例的真实世界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

  王逸平的學生和臨床研究合作者、上海徐彙區中心醫院中心實驗室主任李水軍還記得,2004年10月,爲了獲得臨床藥代數據,經過倫理批准後,王逸平撸起袖子以身試藥,他說:“一個好藥、一個安全可靠的藥,就是你敢用到自己身上!”

  王逸平主持药理研究的抗心律失常的一类新藥“硫酸舒欣啶”,被列为国家科技部“十五”重大专项“创新藥物和中药现代化”项目,已获得中国、美国、英国、法国等国家的发明專利授权,完成了二期临床试验;他构建的心血管药物研发平台和体系,为全国药物研发企业完成了50多个新藥项目的临床前药效学评价。

  2015年全國先進工作者評選,要求每人寫一句人生信條,王逸平寫的是“踏踏實實做事,實實在在做人”。同一年,在研究生畢業典禮的演講中,他這樣叮囑年輕人:“不僅要注重科研能力,更重要的是有耐力,還要具備善良和正直的品格,它會讓你終身受益……能夠堅持‘再戰一個回合’的人,是不會被打垮的!”

  如今,他倒下了,但,沒有被打垮。

  抵抗病魔,科研是他最好的“藥”

  1993年,年僅30歲的王逸平被查出患有克羅恩病——一種人類尚不明機理、無法治愈的免疫系統頑疾。他的體重常年不足百斤,好幾次在外出差時突然發病,腹部劇痛、便血虛脫。後來,他出差的背包、辦公室的冰箱裏,都備著應急解痙止痛針。

  在一本工作手冊上,王逸平用科學家的冷靜嚴謹,記錄下自2009年以來自己病情發作、用藥的情況。扉頁上寫著:“2009年,對我是個特殊年份。今年初,我的克羅恩病又嚴重起來,開始影響工作和生活。”185篇日記中,提到疼痛42次、便血6次,頭暈、腹瀉更多。

  老所長白東魯曾劝他半天工作半天休息,王逸平却说,到了实验室、课题组,想着药物研发问题,反而能减轻病痛。妻子方洁抱怨他把单位当家,早上7点半就到单位吃早饭,晚上10点多才走,连周末也不休息,他却说:“不是我一个人这样。不信你来看,晚上的药物所有多少窗户都亮着灯!”

  在妻子、同事眼中,王逸平是一位好父親、好同事。女兒讀中學時路遠,他買了車每天清晨6點送她去學校,從不間斷。同事說,“他講起女兒眼睛就發亮,帶著一個父親獨有的自豪感”。因爲忙,女兒留學4年,夫妻倆都沒有去看望過,今年5月9日是畢業典禮,王逸平早早就訂好了機票,結果,女兒等來的卻是父親的又一次爽約……

  药物所原黨委副書記厉骏是少数了解王逸平病情的人之一,“王逸平是一个把为什么要活着想得很明白的人。研发新藥、造福人类的执着信念,是他生命的强大支撑。”(本报记者 姜泓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