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要在有限的時間裏做些有意義的事”——追記中科院上海藥物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王逸平

  新华社上海11月12日电 题:“要在有限的時間裏做些有意義的事”——追記中科院上海藥物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王逸平

  新華社記者張建松、龔雯、王琳琳

  丹參多酚酸鹽,是一種在全國5000多家醫院臨床應用、造福2000多萬患者的創新中藥。其領銜研發者,是彩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王逸平。

  而他自己,是一個與病魔“鏖戰”了25年的病人。

  2018年4月11日,为新藥研发鞠躬尽瘁的王逸平,在办公室溘然长逝,年仅55岁。

  最大愿望:做出“首选新藥”

  丹参入药,在我国有悠久历史。但丹参的有效成分到底是什么?王逸平带领科研團隊开始了长达10余年的艰苦攻关。

  早期研究條件差,他們只有借來儀器,夜以繼日地工作。功夫不負有心人,王逸平在實驗測試中發現丹參乙酸鎂的生物活性特別強。經過進一步研究,他大膽推測這可能就是丹參中最主要的藥用成分。

  王逸平帶領團隊創造性地提出,以丹參乙酸鎂爲質量控制標准,來研制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後經臨床使用證明,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可治療冠心病、心絞痛等疾病,臨床療效顯著,高效、安全、質量穩定可控,被評爲最具市場競爭力的醫藥品種,成爲我國中藥現代化研究的典範。

  此后,王逸平又主持了抗心律失常一类新藥“硫酸舒欣啶”的藥理學研究,目前已完成2期临床试验。该药对心肌细胞钠、钾和钙通道具有抑制作用,是一种复合型的离子通道阻滞剂,可使药物发挥更安全、高效的抗心律失常作用,现已获得多个国家发明專利授权。

  王逸平还领导团队构建了一套完整的心血管药物研发平台体系,为全国药物研发企业完成50多个新藥项目的临床前药效学评价,为企业科技创新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藥學研究的每一份付出,都能为百姓生命健康带来一丝希望。”王逸平曾说,他生前最大愿望是做出“世界各地临床医生首选的新藥”。

  與病魔抗爭:以“有限”搏“意義”

  早在1993年,剛剛30歲的王逸平被確診患有Crohn’s(克羅恩)病。同年手術,切除了1米多小腸。學醫的他,非常清楚克羅恩病目前無法治愈,只能靠藥物控制,自己的健康只會越來越惡化。

  爲了節約時間,與時間賽跑,王逸平總是自己記錄病情、給自己打針。他辦公室的冰箱裏,常備著許多針劑藥品。他手寫的《Crohn’s病程記錄》中,清晰記載了自己病情反複發作的過程。隨著時間推移,病情在不斷加重,他多次出現貧血、大量便血、疼痛、昏迷等情況,體重常年只有100斤左右。

  但在同事們眼裏,王逸平卻是那樣風趣幽默、開朗樂觀。如果不出差,他每天7點多出現在單位,晚上八九點下班,甚至經常工作到深夜,周末也經常來單位加班。

  由于多喝水容易腹瀉,王逸平平時喝水很少,因此得了腎結石。有一次開會,他的腎結石發作,疼得只能橫躺在會議室的凳子上。他和同事們到德國漢堡出差時,疾病發作,造成血尿、腹痛。疼痛難耐時,他就將自己泡在賓館浴缸的熱水中緩解。

  病魔每天都在折磨著王逸平,但卻從未動搖他對生命價值的追求。他經常提及“3萬天理論”:“多數人的生命最多只有3萬天,除了吃飯睡覺,真正能用來工作的有效時間只有1萬天。要在有限的時間裏做些有意義的事。”

  從30歲到55歲,長達25年時間裏,王逸平以抱病之軀,先後承擔起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科技部專項、863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項目、中科院重大專項等衆多研究任務。

  生命的踐行:求實、創新、協作、奉獻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是我国新藥研发国家队,在我国新藥研发历史上,留下过许多辉煌纪录。王逸平特别珍视老一辈科学家“求实、创新、协作、奉献”精神的传承。

  新藥研发,动辄多年、耗资巨大,需要化学、药理、毒理等各个环节科学家的精诚合作。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都可能导致研发失败。

  王逸平说:“新藥研发领域,没有单打独斗的孤胆英雄。”他从不计较名利得失,无私地与所有人合作;即使取得了显著成就,仍始终专注于工作。

  进入21世纪,上海药物所开始了从“出論文”向“出新藥”转变。王逸平主动请缨,前往国家新藥评审中心学习。他带回的第一批宝贵经验,在药物所整个科研流程的再造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些来,从“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盐酸安妥沙星”的研发成功,到26个新藥进入临床试验,上海药物所诞生了一个又一个原创新藥,成为上海张江“药谷”的创新高地。王逸平,是上海药物所改革进取、锐意创新、无私奉献的典型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