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阁】丹心一片家国情 新藥研发追梦人

  丹心一片家国情 新藥研发追梦人

  ——追憶中科院上海藥物所研究員王逸平

   中国科学报社 何静 黄辛

  王逸平,彩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全國先進工作者、上海市優秀共産黨員,他和宣利江研究員領銜的丹參多酚酸鹽項目集體獲得中國科學院傑出成就獎。

  30年前,25岁的王逸平毕业进入了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工作,这个踌躇满志、勤勉好学的小伙子从助理研究员开始做起,凭借出色的科研工作,1994年成为了研究所最年轻的课题组长。42岁就做成了丹参新藥。

  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可治療冠心病、心絞痛等疾病。迄今爲止,已在全國5000多家醫院臨床應用,有1500多萬患者受益,累計銷售額突破200億元,該成果已經成爲我國中藥現代化研究的典範。

  當談起“每天有那麽多病患在使用我們的藥的時候,我難得看到了王逸平露出一絲略帶‘得意’的笑容。”合作夥伴上海藥物所宣利江研究員回憶說,這種笑容即使是在他獲得了各種重要獎項時都沒有看到過。

  但王逸平的梦想远不止于此。“再给我十年,我还想再做出两个新藥!”

  王逸平的時間緊迫感與他30歲時患上克羅恩病有關。克羅恩病目前無法治愈。他的體重常年只有百斤左右,時常拉肚子、便血。學醫出身的王逸平很清楚,從此健康只會惡化。

  “爲了節約時間,總是自己給自己看病,連針也自己打。”妻子說。

  爲了工作方便,王逸平在單位附近買了房子。找裝修公司,唯一的要求就是“裝修時間要快”。

  从30岁到55岁,王逸平一边与疾病进行漫长又艰苦的斗争,一边为新藥研发殚精竭虑。

  除了丹参新藥之外,王逸平还主持了抗心律失常一类新藥“硫酸舒欣啶”的藥理學研究,已获得中、美、英、法、德、意、日等国家的发明專利授权,已完成II期临床试验。

  多年来,王逸平先后承担多项国家重要科研项目,领导团队构建了完整的心血管药物研发平台体系,完成了50多个新藥项目的临床前药效学评价。

  “2018年初,王逸平已感觉自己的病情持续加重,激素治疗已经失效,但还不想换用生物制剂,因为那是最后一道屏障。”所黨委副書記厉骏说, “他是想再多争取一些时间,把手上的几个新藥做完,他还有很多想法要去探索。”

  科研路上,王逸平一邊與時間賽跑,一邊又很“舍得放棄”。

  中科院院士、上海药物研究所所長蔣華良告诉记者,有一个新藥他研发已经十几年了,连專利都申请了,可药效评价不理想。为了新藥安全,他选择“壮士断腕”。

  王逸平是所里担任党支部书记时间最长的科学家。该所药理二党支部副书记周宇一直记着“老支书”的“3万天”理论, “人一生大约有3万天,能用来工作的有效时间只有1万天。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党建工作要围绕科研工作”。

  今年5月9日,是王逸平女儿大学毕业的日子。然而,女儿万万没想到,父亲狠心“失约”了。王逸平的遗体告别仪式,有700多人从全国各地赶来。 “逸韵高致为人师表,平和处事一生辛劳”,蔣華良以此十六字挽联恰如其分地凝练了王逸平一生的风骨。

  “他是我們這一代科研人員人生的榜樣。”同事李佳含淚說。

  “先生英年早逝長留丹藥救人間,弟子秉承遺志再尋靈芝慰英魂。”一個學生在追思王逸平的紀念網站裏留言。

  “我會依從父親的教誨,成爲一個善良、正直、有用的人。”女兒帶著父親的工作證,又踏上了求學之路。

  在夕陽的余輝下,一束束黃菊花,靜靜地擺放在王逸平辦公室門口。

  有人說,王逸平雖然輸給了病魔,但他跑贏了人生。

(原文刊于2018年第6期《紫光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