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报】以身许家国 毕生新藥梦

  以身许家国 毕生新藥梦

——追記優秀共産黨員、中科院上海藥物所研究員王逸平

      ■本报见习记者 何静 高雅丽 记者黄辛 

  他领衔研发的创新中药——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造福1500多万病患。做出“临床医生首选的新藥”是他孜孜以求的梦想。

  然而,在與疾病抗爭25年之後,在女兒畢業典禮前夕,他卻倒在自己熱愛的科研崗位上,時年55歲。

  他就是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研究员王逸平,一名中药现代化的拓荒者,一个希望“再给我十年,再做出两个新藥”的追梦人。

  执着追求,新藥研发的开拓者 

  丹參入藥,在中國有著千百年曆史,在《本草綱目》等醫藥文獻中都有記載,然而丹參的有效成分到底是什麽,一直是個謎。直到有一天,王逸平揭開了謎底。

  30年前,王逸平畢業進入中科院上海藥物所工作。這個勤勉好學的小夥子憑借出色的科研工作,很快成爲所裏最年輕的課題組長。

  1992年,丹参多酚酸盐项目立项,1994年开始进入藥理學研究。

  “一個藥把我們兩個實驗室緊緊綁在一起,就像父母一起培養孩子的成長。”王逸平的合作夥伴、上海藥物所研究員宣利江說。

  1994年,还是博士生的宣利江,因博士論文中丹参水溶性成分的活性筛选需要,找到了王逸平,他俩的合作大门就此打开。

  在早期研究中,課題組面臨經費短缺、設備陳舊等困難,王逸平帶領團隊成員,借來儀器利用晚上進行檢測,夜以繼日地在實驗室忙碌著。體重減輕了,他就自我調侃爲“免費減肥”。

  機緣巧合的一天,王逸平正在爲同事送來的100多種丹參水溶性組分和化合物做測試,丹參乙酸鎂的實驗數據令他眼前一亮:它的生物活性特別強。“這可能就是丹參中最主要的藥用成分。”

  基于這個重要發現,王逸平帶領團隊刻苦鑽研,提出了以丹參乙酸鎂爲質量控制標准來研制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的方向。

  最終的臨床使用證明,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可治療冠心病、心絞痛等疾病,臨床療效顯著。

  迄今爲止,該藥已用于全國5000多家醫院、受益患者達1500多萬人,累計銷售額突破200億元,成爲我國中藥現代化研究的典範。

  “我倆有一種默契,雙方都明白想要的是什麽。”宣利江回憶,每當聊起受益的病患,王逸平臉上總會浮現他特有的笑容,那是一種穩穩的踏實感和幸福感。

  如今,宣利江常常一個人坐在辦公室發呆,“他走了,我的科研也失去了‘另一半’,心裏空落落的”。

  創新爲民,團隊攻關的帶路人 

  从30岁到55岁,人生的最好时光,王逸平是在与疾病漫长的斗争中度过的,也是在为解除人民疾病研发新藥的艰难探索中度过的。临终前不久,他的病情只能依靠激素治疗,但效果已经不佳。他一再表示要争取时间,把在研的几个新藥做完,还有很多想法要去探索。

  王逸平先后承担了国家重大新藥创制科技重大专项、科技部创新藥物和中药现代化专项等科研项目。长期的一线科研让他形成了对新藥研发的独特思路。“做新藥,最难的不在于坚持,而在于知道何时应该放弃。”他说。

  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所長蔣華良告诉记者,王逸平研发一个新藥已经十几年了,连專利都申请了,可药效评价不理想。为了新藥安全,视时间如生命的他不得不选择放弃。“只有严苛,才能换来每一种新藥的安全。”

  王逸平主持抗心律失常一类新藥“硫酸舒欣啶”的藥理學研究,一做就是20年。目前,该药物获得多国发明專利授权,已完成Ⅱ期临床试验。

  他领导团队构建的心血管药物研发平台体系,为全国药物研发企业完成了50多个新藥项目的临床前药效学评价,为企业的科技创新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三十年如一日,硕果累累。面对荣誉,他一直淡然处之,“新藥研发领域,没有单打独斗的孤胆英雄”。

  嶽建民院士是王逸平多年的同事,不久前王逸平特地告诉他,已经建立一种新模型,邀请他去筛选化合物。这项工作还没开始,王逸平就不辞而别,这令嶽建民痛惜不已。

  無私奉獻,心系學生的好師長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身爲導師,王逸平用自己的方式傳道、授業、解惑。

  學生李惠惠,至今還記得第一次與導師在辦公室的談話。王逸平說:“培養一個研究生不容易,我們要想想,5年裏應該做點什麽,才能對得起國家的投入。”

  丁光生是我国第一代临床藥理學家,是王逸平崇敬的科研前辈。当年,王逸平向丁光生主编的期刊投了自己的第一篇研究論文。文章几经修改,丁光生一直摇头。直到王逸平发现参考文献中的一个作者英文名少了个字母,补上后,丁光生才终于点头了。这种严谨的治学风范对他影响很深。后来,他给学生修改論文,也常常用这种办法。

  “他是一個有耐心又好脾氣的老師。”“生活上王老師很細心,大家的口味,他都記在心裏。”“他從來不給我們很大的壓力,但他自己卻始終很勤奮。”在學生眼中,他們的“王老師”亦師亦友。

  一辈子能做成一个新藥,是很多新藥研发者的梦想。王逸平42岁就做成了丹参新藥,老所長陳凱先院士送给这名学生一个雅号——“王逸老”。

  1993年,30歲的王逸平被確診患有克羅恩病,切除了1米多小腸。克羅恩病目前無法治愈,只能靠藥物控制。他的體重常年只有百斤左右,時常拉肚子、便血。學醫出身的王逸平很清楚,從此健康只會惡化。

  要跑贏病魔,要和時間賽跑。王逸平的辦公室冰箱裏常備注射針劑。“爲了節約時間,總是自己給自己看病,連針也自己打。”妻子方潔說。

  他的同事沈建華记得,王逸平每周末几乎都在办公室加班,过年过节也不例外。

  爲了工作方便,王逸平在單位附近買了房子,他托人找裝修公司時提的第一個要求就是“裝修時間要快”。

  “今年年初,王逸平已感觉自己的病情持续加重。”该所黨委副書記厉骏回忆说,但他还想再多争取一些时间,把手上的几个新藥做完。

  黨員本色,崇高誓言的踐行者 

  鞠躬尽瘁为民做药,是王逸平用自己的一生对党员科学家做出的诠释,但这还不是全部。从1998年担任药理一室党支部组织委员开始,他又与党的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先后担任党支部书记、党总支书记和所党委委员,20年来,他始终坚持把做出更多更好的新藥作为自己做党的工作的重点。

  該所藥理二黨支部副書記周宇一直記著“老支書”王逸平的“3萬天”理論:“人一生大約有3萬天,能用來工作的有效時間只有1萬天。要在有限的時間裏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黨建工作要圍繞科研工作。”這是王逸平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周宇記得,王逸平很關注研究所公用設備的運維情況,他曾多次組織支部成員協調公用科研設備使用,強調要高效使用、避免浪費。而多年前,王逸平曾把榮獲“上海市優秀共産黨員”稱號的獎金全部捐出。

  今年2月27日,王逸平最後一次參加黨委會,在談起在研究所如何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時,他准確地把握到人才對科技創新的重要性,提出“要把年輕隊伍培養起來,後繼有人非常重要”。

  王逸平同时是一个看重文化传承的人。2016年,王逸平在所里作一个“科学家谈新藥研发”的报告。报告当天,现场座无虚席。王逸平以“路漫漫其修远兮”自勉,更以一名科学家、共产党人的心怀高远、不轻言放弃的坚定与执着,让全场人员在了解新藥研究规律的同时,对传承药物所优秀文化有了更深的理解,收获了满满的正能量。

  在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副所長李佳印象中,王逸平是所里担任党支部书记时间最长的科学家。他对科研工作一丝不苟,虽然身体不好,但是很乐观,常常拿自己的窘事逗大家,是一个“能化腐朽为神奇的人”。

  有人說,他雖然輸給了病魔,卻跑贏了人生。王逸平正是用自己的一生,堅守著共産黨員的高尚情懷,踐行了共産黨員的崇高誓言:執著科學、創新爲民。

《中国科学报》 (2018-05-07 第1版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