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回祖国创制新藥”——纪念中国藥學大师嵇汝运诞辰百年

  

1997年在实验室思索 李晓玉 提供

       中新网记者 郑莹莹

  12日在地处上海浦东的中國科學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内,从北京、南京、贵州等地赶来的医药界人士相聚,共同纪念中国藥學大师嵇汝运院士(1918年-2010年)诞辰百年。

1980年与研究生陳凱先讨论 李晓玉 提供

  作为中国创新藥物研究先驱,嵇汝运引领中国在抗血吸虫病、抗疟疾、抗心律失常和抗感染及金属解毒等方面进行了创新藥物研究,1999年获得中国藥學发展特别贡献奖。

  “应该回到祖国去,为祖国创制新藥”,嵇汝运已去世八年,而他说的这句话依旧萦绕在后辈耳畔。

  業界同僚相聚,念得頻繁的亦是他在上世紀50年代初毅然回國效力,開始研制中國藥的往事。

  嵇汝運1918年4月24日出生于江蘇省松江縣(現屬上海市)一個普通家庭裏。那是民國初年,中國的醫療衛生異常落後;嵇汝運的四位叔伯和母親先後被病魔吞噬了年輕的生命,這給他稚嫩的心靈帶來極大的創傷。

  1946年,嵇汝運被錄取爲“中英文教基金董事會”生物化學專業的留英公費生,先赴美國新澤西州的油脂産品廠實習,而後去了英國伯明翰大學化學系攻讀博士學位。

  正當他在大洋彼岸進行神經系統藥物的研究時,在親人寄來的信件報刊裏,他了解到,新中國建設欣欣向榮,第一個五年計劃開始實施了。

纪念会现场 蔡辉摄

  他毅然決定回國。

  下這個決定並不容易。上世紀50年代初留學生回國有三大難,一是自己要能下決心回國;二是,一些國家在中國留學生歸國上設置了不少障礙;三是回國後缺少平台開展研究工作。

  但“嵇汝運們”還是懷著一腔報國的熱情回來了。1953年,嵇汝運謝絕了導師、好友的挽留,放棄英國優越的工作和生活條件,回到闊別六年多的祖國,走進彩一的大門,從這裏開始他長達50多年的藥物研究征程。

  纪念会现场,已是90岁高龄、曾与嵇汝运共事大半辈子的中國科學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老一辈科学家胥彬研究员回忆说,嵇汝运在新藥研制上硕果累累,其中便包括:

  ——蒿甲醚,用于治疗恶性疟疾。1988年9月通过新藥评审后,蒿甲醚被临床广泛应用。“经过世界卫生组织推广后,后来我们国家送给巴西的国礼就是蒿甲醚”,胥彬说。

  ——二巯基丁二酸鈉,這原本是制備巯銻鈉的化學原料,嵇汝運將其開發成爲金屬解毒藥物。該藥對銻、鉛和砷等多種金屬均有解毒作用,因此被廣泛應用于解救金屬中毒病人,並載入了中國藥典,這也是由中國研制並被國外公司仿制的唯一藥物,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爲24種基本藥物之一。

  此外,嵇汝運超前的科研思想也備受稱贊。他在中國率先開展計算機輔助藥物設計領域的研究,他創立的計算機輔助藥物設計研究組,目前已發展成爲中國分子模擬、理論化學計算和計算機輔助藥物設計研究方面較有影響的研究中心之一。

  在嵇汝運的夫人李曉玉眼裏,“老嵇”確實是一個活到老、學到老的人,但她說,“老嵇”一生的成就離不開他所處的時代,“特別是他科研生涯的最後幾十年,遇上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好時代,遇上了好政策,科學技術被視爲第一生産力,他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和鼓勵。”(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