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藥物安評“上海標准”獲國際通行證

  ■本報記者 黃海華

  几天前,重大新藥创制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新闻发布会在科技部举行,我国药物非临床安全性评价平台(GLP)建设取得了系列重要突破,核心关键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实现了与国际接轨。中科院上海药物所药物安全评价中心是承担单位之一,中心主任任進在会上介绍了该中心对马兜铃酸肾病的研究。当她赶回上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好发来了GLP审核报告,罕见地没有提出任何大的问题和整改建议。

  上海药物所安评中心是我国通过国际GLP认证最多的机构,率先实现了安评数据与国际互认,突破了长期以来我国药物安评得不到国际认可的瓶颈,对我国自主创新藥物研发和产业化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空氣要經過“除塵關”

  藥物非臨床安全評價,是藥品進入臨床試驗前的必經階段,這一環節有問題就不能進入人體試驗,從而爲公衆用藥安全把好第一道關。2011年,上海藥物所成爲我國首家整體通過國際實驗動物評估和認可委員會認證的綜合性研究機構。

  想知道小白鼠在這裏的“衣食起居”嗎?記者從頭到腳被包裹得嚴嚴實實,只露出眼睛,經過風淋消毒進入了動物房一探究竟。所有的物品必須經過滅菌消毒方可進入,就連這裏的空氣也做了除塵處理。每間鼠房有兩扇門,人只能從清潔走廊進入,從汙物走廊離開,一旦離開門會自動反鎖。記者走進一間鼠房,室溫顯示爲22.6攝氏度,這是小白鼠體感舒適的溫度。這裏很安靜,每個鼠籠有兩到三只小白鼠,有的喝水吃東西,有的睡覺,還有的鑽在管狀玩具裏不肯出來。工作人員每天兩次用手觸摸飲用水瓶是否毛糙,既要確保它們舔一下就能喝到水,又要防止漏水。鼠籠底部鋪了一層玉米芯,睡在上面比較舒適,還能保持幹燥。

  每間鼠房有一個GPS同步時鍾,與北京時間一秒不差。這樣按秒同步的時鍾,安評中心共有90多個。記者注意到,工作人員關好一扇門,才會開啓另一扇門,爲的是保持空氣壓力差的穩定。這些細節都是爲了保證實驗的准確性,獲得最具參考價值的數據。

  每一只小白鼠的給藥量和相應生化指標,都可以查到真實的原始數據。這裏有我國最早投入使用並得到國際認可的實驗室信息管理、數據實時采集系統,即使最微小的修改也會留下痕迹。

  美國食藥監局突擊審核

  阿帕替尼是我国最早研发成功的抗肿瘤靶点药物之一,其临床前所有的安评实验都由上海药物所安评中心完成;国际著名药企阿斯利康也委托其对公司31项新藥进行了安评并进入美国III期和英国I期临床实验。

  當這些藥企不約而同拿著有說服力的安評報告前去美國申請臨床實驗時,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上海藥物所安評中心産生了好奇。去年8月,3位檢查官連續5天深入安評中心的每個角落。“原本以爲只是一個小實驗室,沒想到水平如此之高。”最後一天,他們當場宣布安評中心通過審核。

  上海药物所安评中心2002年成立至今,已完成260余项、1000药次新藥的安评研究,从无退审记录。 下转◆5版

  (上接第1版)

  揭示多個中藥毒性機制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2001年曾限令不許進口馬兜鈴科中藥,因爲馬兜鈴酸會引發腎病,且機制不明。2008年,歐洲一些國家在麥子裏發現馬兜鈴酸,引發恐慌。同年,上海藥物所安評中心首次發現馬兜鈴酸導致腎病的機制是與人體內P450代謝酶和腎髒轉運體蛋白的異常密切相關,從而“解決了一直懸而未解的問題”。

  2001年,任進来到上海药物所筹建安评中心。当时,任進带领团队对十几种中药毒性进行了研究,在国际上首次揭示了多个常用中药的肾脏、肝脏、生殖毒性作用机制和靶点,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2015年,上海药物所安评中心牵头成立了首个中国藥學会毒性病理学专委会,任進代表中国参与了国际毒性病理专业诊断术语的修订。

  这个团队还创新性建立了早期毒性发现体系,发现多个高效低毒结构。他们为恒瑞医药公司发现了一个明显肝脏毒性降低的化合物,即使与上市的国外药物相比,后来的动物和临床实验均证明了这一优势,极有望成为我国治疗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新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