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報】用現代方法打開中藥的“黑箱”——訪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中藥現代化研究團隊

用現代方法打開中藥的“黑箱”——訪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中藥現代化研究團隊

记者 郭翼飞 /摄影 应启跃

  提起中医,我们熟知“望、闻、问、切”的诊疗方法;而提起中药,很多人也会瞬间联想到一包包草药熬出来的又黑又苦的药汁。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中药现代化研究团队首席科学家果德安认为,中医藥學是国粹,也是一座金矿,而探索中药现代的过程就是要把里面的金子挖出来。

  找准痛點突破瓶頸

  传统中藥學如一只神秘的“黑箱”,它传承了我国中医理论的精髓,博大精深,体系复杂。同时,其用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是通过千百年来的临床用药实践证明的,但是多数中药也因其质量控制标准缺乏科学性而无法被世界广泛接受。

  面对这一困境,现代科学研究方法提供了解决问题的路径。2004年,中國科學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从北京大学引进果德安教授作为首席科学家,次年,中科院上海中药现代化研究中心正式组建,这支团队有一个明确的奋斗目标:“出标准、出新藥”。

  “簡單地說,我們的工作就是用現代的思路、技術和方法,讓中藥有效、安全、質量可控,讓中藥在國際上取得認可,站得住腳。”果德安說。而要達成這個目標,第一步就是建立中藥標准。

  2008年,中美在國家層面上簽訂了藥典工作合作備忘錄。在與國際藥典標准對接的過程中,國內藥品標准化自身存在的問題也在逐一顯現。在果德安看來,國際上植物藥標准相對成熟,國際上有140多個國家應用美國藥典藥品標准,評審過程也相對嚴格,在方法學上更趨科學、合理和嚴謹,利于甄別真僞優劣。中藥標准走進美國藥典一直是中國學者在努力的事情,中國學者此前也曾提交過積雪草、穿心蓮標准,但因爲標准制訂的理念與起草的方式與美國藥典差別較大,而未被采納。而後來,印度專家制定的這兩個中藥的相關標准最終被《美國藥典》采納。

  聞此消息,正在美國藥典委開會的果德安下定決心,要實現國務院提出的“中藥標准主導國際標准制訂”的戰略目標,讓中國學者制訂的標准來主導和引領國際植物藥標准。爲此,他帶領團隊啃下了美國藥典磚頭般厚的指南。當這本藥典被翻得脫線的時候,所有的一切也已了然于心。

  破冰中藥標准進入美國藥典

  2012年初,果德安提交的丹參藥材標准以全票通過了最後評審程序,從而成爲由中國學者制訂的、第一個進入美國藥典的中藥標准。繼而,美國藥典會明確提出“將果德安團隊制定的丹參的標准作爲今後中藥標准進入美國藥典的模板與典範”。爲了這一刻,果德安研究團隊曆經了四年的“破冰之旅”。

  曾經,爲了高質量地完成了丹參的美國藥典標准,果德安帶領團隊在一百多天的時間內讀透美國藥典指南,最終使丹參成爲了第一個由中國學者制定並進入美國藥典的中藥標准。期間,因爲對中藥標准進入美國藥典的流程不夠熟悉,標准制定後,卻因爲沒能及時提供符合國際標准的對照品而讓丹參標准納入藥典工作滯後了一段時間。

  盡管這條道路並非一帆風順,但經驗總是彌足珍貴。繼丹參之後,果德安團隊目前又有了靈芝、三七、五味子、紅參、薏苡仁等中藥標准,均順利被《美國藥典》收錄;此外,鈎藤作爲中國學者獨立制定的第一個中藥質量標准也已進入《歐洲藥典》。同時,由于研究團隊在中藥質量標准制訂以及中藥標准國際化方面做出的突出成就,果德安也成爲國際上唯一在中國藥典、美國藥典和歐洲藥典三個國際主流藥典同時任藥典委員的學者。

  團隊出色的工作也得到了國際專業領域的認可,美國藥典委員會副總裁GabrielI.Giancaspro博士稱贊該團隊所制訂的相關植物藥標准在他們所有標准中質量最高,因爲其出色工作,讓美國藥典也成爲全球植物藥質量標准最新、最高的藥典;歐洲藥典委員會中藥專家組主席GerhardFranz教授也對研究集體的工作給予高度評價,稱其大大加快了歐洲藥典中藥質量標准的研究步伐。

  “一個學科的發展需要時間,中藥現代化也許還做不到解決中醫藥領域的所有問題,但通過制定標准,能大大提升中藥的質量可控性,從而保障人民的用藥安全和有效。”在果德安看來,這是作爲中藥現代化的踐行者所應肩負的使命。當然,在團隊的發展過程中,總是會遇到很多困難。有一段時間,果德安不得不從所裏借出200萬元,用來發工資。“那個時候真是太累了,我自己也一度有些灰心,幸好我們這個團隊非常有凝聚力”,聊到此處,果德安爽朗一笑。

  出新藥让“古方”焕发新活力

  看过中医的人会有这样的经验,医生开的药通常在两味以上,抓药需凭“药方子”。而这里的“方”即“复方”的意思,也称中药配伍。随着疾病谱的变化,多因素复杂疾病已成为危害人类健康和生命的高发病和疑难病,使用单一药物的治疗模式往往难以获得理想的综合疗效。与之相适应,国际上对两种或两种以上药物组成的“固定剂量组合药”的研发日益重视,而配伍组合用药正是中医治病的特色和优势,可以为现代复方药物研发提供重要参考。 “在传统的开方、抓药、煎汤模式下,药物的成分往往不清楚,这些成分在人体内是如何起作用的,是原型成分还是代谢产物,哪些是有效的,哪些是有害的?这些问题都无法得到准确回答,所以我们要开展以经典中药配伍为线索的现代复方新藥研究。”近几年来,中药现代化研究团队研究员黃成鋼在这一领域取得重要进展。

  例如,早在800多年前,我国就出现了治疗糖尿病(消渴)的经典古方。在对这一古方的化学成分,以及口服后吸收进入体内的成分进行系统分析鉴定基础上,结合药效和毒性筛选,选择若干种单体成分配伍组合,采用多种国际先进的整体动物和细胞分子模型试验表明,单体成分组合的降血糖药效显著优于单一成分。药物代谢、成分间相互作用及药理机制研究表明成分配伍合理且必要。目前,已由经典的药材复方变成两种高纯度单体成分的组合,正按照现代化学复方新藥标准,同时参考国际上“固定剂量组合药”的要求进行系统研发,其临床治疗效果有待验证。

  从传统中药、古方验方中获取灵感,是中药现代化团队在研发新藥工作中的一个重要基础。针对中药有效成分不明、质量难以控制、临床疗效不稳等症结,团队目前已研发丹参多酚酸盐及其粉针剂、丹七通脉片、抗糖尿病药物等一批现代中药,并总结了“成分明确、质量可控、作用清晰、疗效确切、使用安全”的中药现代化研发经验。

  記者手記

  守住中藥現代化的“金標准”

  對自身工作最大的自信,也許就是對自己所研發産品的信任。今年50多歲的果德安,從國外出差回來後幾乎不需要任何調整休息,便可迅速進入工作狀態。有時心髒不舒服,他會服用自己團隊研發的丹七通脈片。

  年少求學時,當鄉村醫生的哥哥讓果德安填報了中醫藥大學的志願。專業報的中醫,最後被分到了中藥。在此之前,他對中藥的認知並不多。直到真正進入這個行業,才愈發覺得這個領域中有太多的問題要解決,也漸而找到了真正的方向:中藥現代化。在他看來,“真正實現中藥現代化和國際化的目標,修煉好中藥自身的內功是關鍵。”而這個中藥“內功”,有三個“金標准”:安全、有效、質量。

  用现代科学,传承发扬中医藥學,果德安笑说自己“还想再活五百年”,因为在这条路上,他有越来越多的事情想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