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早報】果德安:中藥國際化“拓荒者”

  果德安:中藥國際化“拓荒者”其团队丹参标准被美国药典收录 这也是中国学者制订的中药标准首次入选 

  

     

    426日,彩一,果德安研究小組成員在實驗室留影。  早報記者 賈亞男  

      

  果德安 

  男,19624月出生于山東郓城。1990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藥學院,获博士学位,1993-1996年在美國德州理工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1990-2009年在北京大學醫學部任講師、副教授、教授、系主任、天然藥物及仿生藥物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中醫藥現代化中心副主任等職。2005年至今,任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所研究員/首席科学家,中藥標准化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主任,上海中药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 

  早报记者 俞立严  

  丹參,是中國人熟悉的一味中藥,以丹參爲原料的一系列藥物挽救過無數中老年人的生命。 

  而在彩一,有一群孜孜不倦的科研人員多年如一日執著地和丹參打交道,通過他們的努力,不僅中藥丹七通脈片完成了成藥研究,丹參的中藥標准更是首次被美國藥典收錄,使得丹參這一中華傳統中藥的瑰寶獲得了國際認可,他們就是上海藥物所中藥現代化首席科學家果德安研究員和他的團隊。 

  在果德安研究團隊的不懈努力下,隨後又有靈芝、三七、五味子、紅參、薏苡仁等多種中藥標准被美國藥典收錄。 

  果德安四年鑿開堅冰 

  在研究團隊夜以繼日、齊心協力的攻關下,果德安研究員提交的丹參藥材標准以全票通過,從而成爲由中國學者制訂的、第一個進入美國藥典的中藥標准。 

  20124月一個陽光明媚的春日,位于美國馬裏蘭州的美國藥典委員會(USP)會議室傳出一陣熱烈的掌聲,中國學者果德安研究員提交的丹參藥材標准以全票通過了26個專家組成的USP食品補充劑及草藥專業委員會的最後評審程序,從而成爲由中國學者制訂的、第一個進入美國藥典的中藥標准。繼而美國藥典會明確提出“將果德安團隊制定的丹參的標准作爲今後中藥標准進入美國藥典的模板與典範”。這是中藥國際化具有曆史意義的時刻,果德安團隊用現代科學技術鑿開了國際藥典的第一塊堅冰。 

  複方丹參滴丸等藥物是許多中老年人熟悉的藥物,其中的丹參作爲我國常用的傳統中藥,全國大部分地區都有分布,具有活血祛瘀、通經止痛、清心除煩、涼血消癰之功效。但是,丹參和我國大多數中藥材的生産一樣,長期以來一直處于較原始的自然狀態,中藥産品加工生産水平低,規範不統一,缺乏科學統一的質量標准,中藥安全性評價體系尚不完善等問題嚴重阻礙了中藥的發展。果德安清醒地認識到中藥複雜體系活性成分不清,缺乏系統分析方法,是制約中藥産業現代化發展和國際化的關鍵瓶頸問題。 

  2008年,中美在國家層面上簽訂了藥典工作合作備忘錄。在與國際藥典標准對接的過程中,國內藥品標准化自身存在的問題也在逐一顯現。在果德安看來,國際上植物藥標准相對成熟,國際上有140多個國家應用美國藥典藥品標准,評審過程也相對嚴格,但嚴格不等同于標准高,而是在方法學上更趨科學、合理和嚴謹,利于甄別真僞優劣。 

  以中藥當歸爲例,傳統方法是測定阿魏酸含量,但是大量證據顯示,揮發油中的藁本內酯類成分才是“命門”,是藥物發揮療效的主要特征性成分。果德安發現類似情況還有很多,對于建立科學合理的中國中藥標准具有很好的借鑒意義。 

  由于美國藥典的收錄原則是敞開式的,從提交的方案裏優中選優。中藥標准走進美國藥典一直是中國學者在努力的事情,中國學者此前曾提交過積雪草、穿心蓮標准,但因爲標准制訂的理念和起草的方式與美國藥典差別較大,而未被采納。而後來印度專家制定的這兩個中藥的相關標准最終被《美國藥典》采納。 

  當時果德安正在美國藥典委開會,得知到這一消息,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實現國務院提出的“中藥標准主導國際標准制訂”的戰略目標,讓中國學者制訂的中藥標准來主導和引領國際植物藥標准。于是他帶領團隊首先啃下了美國藥典磚頭厚的技術指南,並指導團隊基于已有的深入的基礎研究結果,從丹參這味傳統的中藥入手,開始了國際質量標准的起草制定工作。 

  在研究團隊夜以繼日、齊心協力的攻關下,丹參的美國藥典標准在很短的時間,破繭化蝶,完成了。 

  丹參質量標准和起草說明在提交到美國藥典委不久,中國國家藥典委員會首席科學家錢忠直教授就收到了美國藥典委員會Maged H. M. Sharaf 博士的來信,信中稱贊了中科院上海藥物所果德安研究員領導的團隊在丹參標准方面所做的工作,指出丹參的質量標准研究工作非常優秀,丹參標准將作爲今後中藥標准收載入美國藥典的典範與模板。丹參標准也趕在印度專家之前成爲第一個進入美國藥典的中藥標准,隨後又有靈芝、三七、五味子、紅參、薏苡仁等多種中藥標准被美國藥典收錄。      

  受醫生哥哥的影響 

  果德安1962年出生于山東郓城,哥哥是一位鄉村醫生,受到哥哥的啓蒙影響,果德安在高考時報考了中醫學專業。 

  “在北大校园,他自行车骑得速度飞快。”如今已是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研究员的吳婉瑩回忆起十几年前自己在学生时代在北大刚认识那个风风火火、意气风发的果德安教授的情景感慨道。果德安1962年出生于山东郓城,哥哥是一位乡村医生,受到哥哥的启蒙影响,果德安在高考时报考了中医学专业,“后来阴差阳错地被分配到了中藥學专业”,1990年果德安从北京医科大学藥學院毕业后在北京大学医学部任教。 

  在吳婉瑩等科研團隊伙伴眼里,团队的领头人果德安就是一位始终意气风发的科研“拓荒者”。从北京大学的年轻学者到来到上海成为上海药物所如今的科研领军人物,果德安一直在丹参等中药研究的征途上跋涉,带领团队伙伴们做的都是“拓荒”的事情。 

  果德安认为,真正实现中药现代化和国际化的目标,修炼好中药自身的内功是关键,应该从安全、有效、质量三个药品的“金标准”入手,利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加强中药的基础研究,包括药效物质基础、构建科学可行的质量控制标准、阐明安全适用范围簣D亮俊⑷分ち俅擦菩В在此基础上,开展相关体内药代动力学以及作用机理研究,阐明其体内运行规律和作用机制,“开发出疗效确切、质量标准可行、安全、机理明确的现代中药产品。” 

  果德安坦言自己與丹參有著“不解之緣”,由果德安團隊制訂的中藥丹參標准是首個由中國學者完成的列入美國藥典的中藥標准。 

  在這之前,果德安團隊則更早地對現代中藥丹七通脈片開展了成藥的研究。丹七方始于清末名醫施今墨先生的《施今墨對藥》,對冠心病心絞痛的治療有較好的療效,臨床以丹參和三七爲君藥或臣藥的配方也有非常多。 

  丹七通脉片是从丹参中提取出丹参总酚酸与三七中的总皂苷经过药理试验筛选出最佳配比,通过现代化中药生产工艺和指纹圖谱技术,使产品的原料从质量难以控制的药材变为采用指纹圖谱控制的批间质量稳定的原料药,是具有安全性好、药效确切、质量可控、作用机理相对清楚等特点现代创新中药,可用于治疗冠心病心绞痛。 

  丹七通脉片属于创新中药新藥,并有知识产权保护,通过创新性研究,完成的现代中药复方实现了用得好、保得住、看得懂、说得清等多个目标。 

  所谓“用得好”,精制的丹参活性成分和三七活性成分经藥理學科学配比筛选,配伍组成最佳活性成分群,使疗效更加显著与专一,保证“用得好”;“保得住”是指丹参中活性成分长期存在口服吸收差的问题,只能依靠注射使用,而釆用本产品的生产工艺制备的丹参活性成分成功解决了此项难题,获得了重大创新,使产品效能“保得住”;“看得懂”是采用指纹圖谱技术,使药材到原料均有严格的质量控制,保證了原料一致性,並采用現代色譜和質譜技術,分析確定了其中大部分物質組成,使産品成分“看得懂”;“說得清”則是指采用現代生物技術(基因芯片技術、蛋白質組學技術、代謝分析技術),深入研究了其療效的作用機制和聯合配伍的科學性,使産品療效能“說得清”。 

  另外,該項目符合國際植物藥理念,適合國際化路線。丹七通脈片作用機制研究已經基本清楚。采用原料藥入藥,可以按照化學藥的研究模式進行驗證,從而得到歐盟或美國等國的認可,從而更宜進入國際市場。    

  建國家中藥質量檢測中心 

  果德安以研究团队为主要力量建成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药质量标准研究平台,并成功组建“中藥標准化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 

  果德安科研團隊研究制定的血栓通等数个中药大品种质量控制标准在应用后近三年新增销售额100億元以上,大大提升了産品的質量可控性,從而保障了人民的用藥安全和有效。他們開展的“中藥複雜體系活性成分系統分析方法及其在質量標准中的應用研究”項目榮獲2012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研究團隊共發表與中藥質量標准相關SCI論文349篇,被SCI引用5377次。 

  正是由于果德安和他的研究團隊在中藥質量標准制訂以及中藥標准國際化方面做出的突出成就,果德安研究員成爲國際上唯一在中國藥典、美國藥典和歐洲藥典三個國際主流藥典同時任藥典委員的學者。美國藥典委員會副總裁Gabriel I. Giancaspro博士稱贊該團隊所制訂的相關植物藥標准在他們所有標准中質量最高,因爲其出色工作,讓美國藥典也成爲全球植物藥質量標准最新、最高的藥典;歐洲藥典委員會中藥專家組主席Gerhard Franz教授也對研究集體的工作給予高度評價,稱其大大加快了歐洲藥典中藥質量標准的研究步伐。 

  果德安以研究团队为主要力量建成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药质量标准研究平台,并成功组建“中藥標准化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目前正在以此为平台通过国家专项资金和自筹资金共3.3億元建立具有獨立法人資格和固定場所的國家中藥質量檢測中心(第三方中藥質量檢測技術平台),健全中藥標准化技術服務體系,形成中藥標准化建設長效機制,全面推動中藥産品質量的提升。 

  國家中藥質量檢測中心將是“拓荒者”們即將書寫的下一個破冰之旅。“科學問題永遠存在,要從一點一滴做起。現在,我感覺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爲了實現中藥國際化的國家戰略目標,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果德安感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