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報】讓更多種中藥被外國人接受

讓更多種中藥被外國人接受 

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團隊推廣中藥現代化

青年报资深记者 郭颖

  屠呦呦教授因青蒿素而獲得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這既是世界對中藥的承認,更是世界對中國科學家中藥研發的認可。而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中藥現代化研究團隊正是讓世界了解中藥、讓現代人接受中藥的開拓者和踐行者。

  破冰 丹參成爲首個《美國藥典》中藥標准

  四年前,一個陽光明媚的春天,位于美國馬裏蘭州的美國藥典委員會(USP)會議室傳出一陣熱烈的掌聲,中國學者果德安研究員提交的“丹參藥材標准”以全票通過了26個專家的最後評審,從而成爲第一個進入《美國藥典》的中藥標准。

  這是中藥國際化具有曆史意義的時刻,果德安團隊用現代科學技術鑿開了國際藥典的第一塊堅冰。

  果德安35岁时便成为北京大学医学部最年轻的教授。10多年前,随着新的分析仪器诞生,统计软件升级,使得全面解读中药成为可能,中药可以跟化学药一样“数据化、标准化”。在这一背景下,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于2004 年从北大引进了果德安教授作为首席科学家,于2005年组建成立了“上海中药现代化研究中心”。

  2008年,中美在國家層面上簽訂了藥典工作合作備忘錄。在與國際藥典標准對接的過程中,國內藥品標准化自身存在的問題逐一顯現。在果德安看來,國際上植物藥標准相對成熟,國際上有140多個國家應用《美國藥典》藥品標准,評審過程也相對嚴格。“但嚴格不等于標准高,而是在方法學上更趨科學、合理和嚴謹,利于甄別真僞優劣。”

  由于《美國藥典》的收錄原則是敞開式的,從各國提交的方案裏優中選優。中藥標准走進《美國藥典》,中國學者一直在努力:曾提交過積雪草、穿心蓮標准,但因爲標准制訂的理念與起草方式與《美國藥典》差別較大,而未被采納。而後來印度專家制定的這兩個中藥的相關標准最終卻被《美國藥典》采納。

  “當時我正在美國藥典委開會,聽到這個消息後,就下定決心,一定要讓中國學者制訂的中藥標准來主導和引領國際植物藥標准。”于是,果德安帶領團隊首先啃下了《美國藥典》磚頭厚的技術指南,在研究團隊日以繼夜、齊心協力地攻關下,丹參的《美國藥典》標准很快“破繭化蝶”。美國藥典會更是明確提出“將果德安團隊制定的丹參的標准作爲今後中藥標准進入《美國藥典》的模板與典範”。隨後又有靈芝、三七、五味子、紅參、薏苡仁等9種中藥標准被《美國藥典》收錄。

  隨後,果德安團隊將第二個中藥標准國際化的目標瞄准了《歐洲藥典》。目前,中藥附子標准已通過專家審評,即將在《歐洲藥典》論壇公示。此後,研究團隊陸續完成了鈎藤、桔梗、牛膝、蒲黃、延胡索等十余個《歐洲藥典》的中藥質量標准制定工作。

  創新 中药现代化终极使命是“出新藥”

  “出新藥”是中药现代化研究团队的另一重要使命。上海药物所在天然产物和中药研究积淀深厚。早在建所之初,上海药物所创始人趙承嘏先生就开创了用现代植物化学知识研究祖国传统瑰宝的先河,系统地研究了麻黄、细辛、三七等传统中药30余种,并从中研发了延胡索乙素、常山碱等药物。

  果德安团队在继承中創新,在創新中发展,从传统中药、古方验方中获取灵感,针对中药有效成分不明、质量难以控制、临床疗效不稳等症结,研发丹参多酚酸盐及其粉针剂、丹七通脉片、抗糖尿病药物等一批现代中药,并总结“成分明确、质量可控、作用清晰、疗效确切、使用安全”的中药现代化研发经验。

  其中,宣利江及其丹参多酚酸盐及其粉针剂研发团队对丹参开展了长期、系统的研究工作。2005年5月,丹参多酚酸盐及其粉针剂获得了新藥证书,相关技术获得了中国和美国專利授权,被国家发改委列为中药现代化示范工程。宣利江及其研究团队协助企业成功完成了生产基地建设、工艺放大等产业化工程,并在实际生产中进行指导和监督,实现了科研成果产业化。2006年药品上市后,临床应用不断扩大,曾连续6年以约100%的年增长率快速增长。据IMS统计,该药已进入中国医院用药Top10行列。

  策略 科學家既要做學問也要懂外交

  “当年,我们常看到果教授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风风火火地穿行在北大医学部的校园。”果德安团队的吳婉瑩研究员就是跟随果教授从北大来到上海的,她说:果教授就是一个用人格魅力带好团队的“老板”。

  根據中科院的機制,科研經費只能用于科研和少量勞務費,團隊成員的工資需要團隊自己解決。爲此,果德安坦言自己曾經愁得覺也睡不著,最多時曾欠了所裏200萬元給團隊成員發工資。“當時也想過‘裁員’,但是,核心團隊的成員都跟了我這麽多年了,我必須咬牙堅持下來。”

  就这样坚持了一两年,进入“十二五”,团队终于获得了国家重大支持,知名度也越来越高,“横向经费”开始进入,团队成员的工资有了着落。眼下,果德安团队共有40多名科研人员,其中有20多个博士生。“ 果德安告诉青年报记者,除了待遇以外,更重要的是”事业留人“。

  “科學家不光要做學問,還要懂外交。”此前,歐美的專家與藥品監管部門對中醫藥的認識與了解比較粗淺,中藥在國際上難以打開局面。對此,果德安的策略是:“走出去,請進來”。

  果德安多次往返美國和歐洲,與之建立了長期的合作機制,他也被遴選爲美國藥典委員會草藥專家委員會副主席,並成立了東亞顧問專家委員會並出任主席,擔任歐洲藥典委員會委員,直接參與到標准的制訂過程中。從2008年開始,果德安團隊開始組織中醫藥國際大會,一方面帶領中國的科研人員參加國際會議,一方面把國際上知名的中藥專家請到中國來參會。“每年都會有400多人注冊參加,只有讓老外了解我們,好的中藥成果才能交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