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彙報】科創新政橄榄枝創造“人才紅利”

  (本报记者 钱蓓)今年5月,上海發布科創中心建設“22條”;7月,科創人才“20條”出台,向全世界的創新創業人才抛出橄榄枝。“20條”和相繼出台的配套政策輪番亮牌,不到半年時間,新政創造的“人才紅利”開始顯現。7月至10月,上海共受理外籍高層次人才申請永久居留108人,申請數量比上半年增加315%。同時,辦理外國人居留許可申請1191證次。11月,國內人才引進新政一經實施,申請材料也紛至沓來。
  人是一切的起點。受益各方如何看待上海的人才政策和科創前景?
  
中國商飛:海外人才申辦永久居留權數量增3倍
  “上海人才新政發布後,中國商飛從海外引進的人才中,能夠享受中國永久居留權申辦政策的人群從原來的30人左右增加了大約3倍,基本覆蓋企業的核心高端人才。”在日前市委組織部召開的科創人才政策座談會上,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人力資源部副部長唐炎華介紹,目前商飛已有多名專家著手申辦手續。
  降低永久居留證申辦條件、簡化申辦程序是科創人才“20條”提出的重磅利好。根據新政,經上海市認定的外籍高層次人才,可以不再受制于60周歲的年齡限制,按規定辦理5年有效期的工作類居留許可;工作滿3年後,經用人單位推薦,可按規定申請《外國人永久居留證》。
  不唯年齡論的導向,符合人才價值的認定規律。以商飛爲例,過去被排除在政策覆蓋面之外的60歲以上“大齡”人才,恰恰是企業非常珍視的資源。“大齡”外籍專家在國際民機研制領域有非常豐富的經驗。商飛有位年過六旬的海外專家,在商飛工作了好幾年。他一直擔心會因爲年齡“踩線”而“中途離場”,等不到大飛機下線。在以前,他在現有的居留許可到期後就不能再續簽;現在,只要商飛出具擔保信息,他可以申請加注“人才”的5年期工作類居留許可,3年後還能申請中國“綠卡”。
  唐炎華認爲,“永居”政策放寬所帶來的便利條件和輻射效應,對中國商飛吸引和留住國際優秀人才有著重要意義。
  
中科院上海藥物所:年內轉化13個研究成果
  科创中心建设“22条”提出,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轉化的收益,研发团队所得比例不低于70%。11月出台的成果轉化实施细则又对科技成果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下放等作了细化。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副所長李佳对上海的方案颇为赞赏:“创新发展被确定为国家战略以来,国内的科研政策经历了一轮升级,包括重新修订促进科技成果轉化法等。上海提出的很多措施具有先行先试的意义。”
  让科研人员“名利双收”是最核心的激励措施,作为国家部委科技成果“三权”改革试点单位的药物所提供了有力佐证。今年来,药物所已完成13项新藥研发成果的转化,转化合同总额达7亿元。算上正在谈判并即将签约的项目,全年转化合同总额可超过8亿元,这相当于2011年到2014年的总和。今年转化的13个项目中,有3项成果轉化到了绿谷,合同总金额超过2亿元。
  根据药物所的转化收益处置方案,科技成果完成人个人獎勵、科研團隊研发经费和药物所所级发展基金通常按5:2:3的比例分配收益,科技成果完成人的提奖比例可以调整,如果个人提取比例低于30%,药物所所级发展基金也降到相同比例。
  “转化收益中约有50%可用于獎勵科研人员个人,加上科研團隊所得经费,总比例不低于70%。在试点之前,科研人员獎勵最高只有25%。”李佳说,一个新藥的上市周期为10到15年,新藥研发过程是漫长的积累,并不是说这些激励措施直接造就了成果轉化,但它们出现在了合适的时机,和其他激励政策共同营造了市场氛围,让科研机构、企业等共同促成和享受“政策红利”。
  
孵化器蘇河彙:上海的創業環境比過去好太多
  上海激創投資管理有限公司CEO羅鑰2004年來到上海,2012年創立投資型孵化機構“蘇河彙”,蘇河彙三年孵化了200多家創業企業,並于這個月在新三板上市。羅鑰認爲,現在的創業者都是“大衆創業”熱潮的受益者。“現在的環境比我當年創業的時候好太多,我2005年第一次創業,幾個人租個民房就開始了。既沒有孵化器,也沒有投資人,也不知道上哪兒找免費的辦公場地,去跟什麽部門要支持政策。現在,社會的創業成本大大降低了。”
  “我沒有上海戶口,我太太有上海居住證,滿七年了,爲了辦居轉戶忙了大半年。”現在,羅鑰很有可能在落戶進度上趕超他太太。人才新政規定,獲得科技企業孵化器或創業投資機構首輪創業投資額1000萬元及以上,或者累計獲得創業投資額2000萬元及以上的上海企業,在企業中持股比例不低于10%的創業人才,在企業連續工作滿2年的,可以直接申辦上海常住戶口。
  針對創業人才、創新創業中介服務人才、風險投資管理運營人才、企業高級管理和科技技能人才、企業家等五類人才,上海在居住證積分、居轉戶、直接落戶等政策上都實現了突破,包括積分“加碼”,居轉戶周期縮短,直接落戶機會增加等。羅鑰表示,“這等于幫助企業減輕了人才使用成本。上海戶口非常緊俏,落戶門檻降低,會讓孵化器和創業企業對人才更有吸引力,甚至緩解企業聘用高級人才時的支薪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