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开掘青蒿素家族宝藏创更多新藥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合成新型衍生物能治红斑狼疮

  本報訊 (記者 董純蕾)“屠呦呦因青蒿素治療瘧疾的研究獲得諾貝爾獎,對還在從事青蒿素研究的我們而言,無疑是鼓舞人心的大好事!”彩一研究員、免疫藥理課題組組長左建平告訴記者,用青蒿素衍生物來治療紅斑狼瘡的研究,今年獲得了國家食藥監局的臨床研究批文。 

  “青蒿素真是大自然的饋贈!”據左建平介紹,因其獨特的過氧橋等分子結構在自然界中極爲難得,青蒿素被譽爲天然産物中的“明星分子”。這麽卓越的分子,除了對瘧疾具有卓著的療效外,還有沒有其他生物活性?這些後續研究引起了不少科學家的興趣。比如,青蒿素衍生物是否具有抗腫瘤活性?能否用于治療自身免疫系統疾病? 

  中科院上海藥物所和青蒿素頗有緣分。第一個被世界衛生組織列入第9版基本藥物目錄中國首創的抗惡性瘧疾藥物蒿甲醚,便是該所設計合成的。自2000年起,上海药物研究所的左建平和李英的课题组研究人员针对青蒿素类化合物,开展了以免疫调节活性为导向的藥物化學与藥理學相结合的系统研究,合成了多系列的新型青蒿素衍生物,经过成药性的研究评价,最终确定了“马来酸蒿乙醚胺”作为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候选新藥,它是一种易于口服吸收的新型水溶性青蒿素衍生物。经过15年不懈的努力,证实它具有免疫调节活性,能够抑制异常的自身免疫反应,从而恢复机体的免疫平衡,前不久该候选新藥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核准的IIIIII期临床研究批件,即将启动临床研究。“我们期待该候选新藥的临床研究进展顺利,期待能让中国科学家发现的青蒿素也能造福自身免疫疾病患者!”左建平说。 

  在昨天揭晓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新闻发布会上,诺贝尔奖发言人汉斯·弗斯伯格表示:“非常重要的是,我们不是把本届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传统医学,而是授予受传统医学启发而创造出新藥的研究者。这是本届奖项的意义。” 

  从青蒿素到“青蒿素家族”,这一传统医学宝藏,有望创造更多造福人类健康的新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