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本报专访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陳凱先:“專利归个人 政府不吃亏”

  文/廣州日報記者何瑞琪、劉藝明、廖靖文、王鶴、劉幸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谈到“协调推动经济稳定增长和结构优化”时指出,要以体制创新推动科技创新,并提出了加快科技成果轉化的政策刺激措施。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上海中醫藥大學原校长陳凱先欢欣鼓舞:“过去我们谈科技成果轉化率低,以院校为例,專利是属于学校的资产,科研人员只是发明人,没有激励机制,积极性就难以调动起来。”他表示,将来激励政策出台,成果得以转化为产业,就业人员增加,并给学校和国家带来贡献、收益,创新驱动发展一定可行。

  谈创新驱动之前,陳凱先以星空打了个绝妙的比喻:“我们需要一些科研人员,是守在书斋、仰望星空的,但很多研究员要脚踏实地,研究社会需要什么,将应用投入市场。”可惜,他所看到的很多科研成果,价值还没能真正体现。

  一些科研成果未投入市場

  他举了个例子,目前有科研人员研究如何将纳米科学用在肿瘤的研究上。“他们都非常有才华,很多論文在国际上也得到了很好的评价,但对要怎么运用,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办。”陳凱先说,这反映了研究人员研究的目的不是太明确,,纳米制剂(包括胶囊或注射剂、片剂等)才能真正治病。这与创新驱动发展的道理是一样的,创新成果跟企业合作,把研究做成产品,才能驱动社会发展。

  不过,问题的另外一头就是科研人员没有积极性与市场结合。根据现有政策法规,职务的发明和贡献不能作为私人物品。“科研專利属于学校,教授拿了工资,研究出来的成果理所当然是归学校和国家的。但没有激励机制,就调动不起教授的积极性。”陳凱先说。

  可喜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表示,要研究科研成果的处置权和效益分配。陳凱先说:“如果專利归个人,政府会不会有损失?我觉得不会。因为把教授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更多地将成果轉化为产业,就业人员增加,企业也要纳税,对国家也有贡献。”

  企业难找所需科学專利

  这边厢,科研人员叫苦專利找不到市场,那边厢,企业也没寻找到合适的科技專利。如何让他们“千里姻缘一线牵”,找到合作平台?

  陳凱先说,这样的平台不是没有,但目前不够全面、不够方便。目前广州、上海等地都有知识产权的交易平台,但运用起来不够充分。他建议企业要关注自己领域内重要的研究機構和大学的研究方向。

  他希望,各行各业都能转变思维,以创新驱动发展。过去,国内厂家生产的大部分药物均为仿制国外现有药品。最近十余年来,国家持续不断推动药物研究方面的自主创新,特别是从2006年以来,国家颁布了中长期发展规划,设立了重大新藥创制专项规划。“十一五”期间,国内已有了一些自主创新的新藥。

  “廣東科技創新可借民企活力”

  记者请陳凱先客观评价广东的创新能力,并提出建议。陳凱先说:“广东的创新我不敢说是第一,但起码在第一方阵里。”

  他對深圳的一個創新路子印象特別深刻。深圳有一個團隊,成員都是從海外回來的,創業時只有知識、沒有資金,完全從零開始,沒有産品、沒有生産、沒有銷售,只有藥的研發能力。“不過他們靠一次次的風投融資,花了12年的時間,將研發的藥物做了出來,走出了一條民企利用風投資金支撐發展的路子。我覺得這種新的創新體現了廣東民企的活力。”他期待廣東的企業能在這條路上越走越寬。

(原载于《广州日报》2015-03-09 第4版 要闻)